第十六章:贵族战技

第二天,天色微亮,科拉多就已经守在了约修亚门前。

“喂,约修亚,快点啊。”科拉多有点不耐烦地说道:“我再给你三分钟。过期不候了啊!”

“马,马上!”

不到一分钟后,约修亚跌跌撞撞地穿好衣服,打开了房门。

“对,对不起。”约修亚道歉道:“科拉多队长,我起的晚了......”

“算了,你也不是故意的。我也没啥好计较的。”科拉多撇了撇嘴,转身走向了酒店外。

约修亚见状,也不敢多说什么,只能跟紧科拉多的步伐,一同走向了训练场。

......

二十分钟后,科拉多专属的训练场内。

“咳咳,约修亚,今天叫你叫得这么早,其实是有原因的。”

训练场内,科拉多难得严肃地说着:“首先,你先自己练几套基础剑法,找找状态。”

“哦。”

约修亚睁着惺忪的睡眼点了点头,随后他便掏出自己的佩剑,轻巧地练起了剑法。

经过两天的训练过后,约修亚俨然已将这套“基础剑法”烂熟于心。现在哪怕只是晨练级别的随便耍耍,都能透出一股灵动的气质。

“嗯,很不错。”科拉多在一旁看得连连点头。

正如科拉多所猜测的那样。约修亚在技法方面,确实有着一份得天独厚的天赋。

否则,就算有他和里昂相助,一般人也休想在两天之内,起到这种脱胎换骨的变化。

终于,两套剑法练完,约修亚的眼睛也明亮了起来,精力也提升到了巅峰。

而这,正是学习新战技的最好状态。

“剑法舞得很漂亮。”科拉多点了点头表示了肯定。

“既然如此,那这套剑法交在你手里,也算是不辜负那位的威名了。”

科拉多一边说着,一边从自己的空间戒指里取出了一卷羊皮纸和一枚符文,递到了约修亚手中。

“这是一门专以灵动飘渺著称的战技剑法,与之搭配的还有一整套顶级战气运转法,尽皆出自一位名叫‘海伦·赛瑞斯‘的远古级强者。”

“海伦·赛瑞斯?!”约修亚疑惑道:“难道是......”

“嗯,我也不是很清楚。”科拉多笑道:“不过,你也不用担心。我敢保证,无论是战技还是战气运转法,都和赛瑞斯家族没半毛钱关系。你绝对可以放心使用。”

另外,科拉多没说的是。在他得到这套战技的时候,根本没有所谓的战气运转法。

这是他得到这套剑法之后,感觉有很大缺陷,所以才花了不小的代价请专人帮他补充上的,略有些狗尾续貂之感。

“约修亚,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天生的战气应该是风、水双属性的吧?”科拉多看约修亚已经有些等不及,于是快速解释道:“正好,这套战技刚巧也是风水双属性,而且适用性极强,非常适合你。

好了,事不宜迟,你赶紧用精神力刺激符文,好好学一下这套战技吧。等你学会了我们再进行下一步。”

“是!”约修亚狠狠地点了个头。

紧接着,约修亚主动单膝跪地,低头拜道:“科拉多队长,这大......”

“你这是干啥,赶紧起来!”科拉多哭笑不得地扶起了约修亚:“多大的事啊,你这至于吗?

这东西对你来说很珍贵。可对我来说,就是一个学完的武技而已,其价值早就不大了。何必为了这东西下跪?”

“队长,这......”约修亚咬了咬牙,依旧想强行跪下来。

因为,这份机遇对科拉多来说,可能只是一次简单的馈赠。但对约修亚来说,这可是改变他一生命运的转折。

以前的他,只能搏命当佣兵,拿命去换一点点可怜的资源。能拼到这次参赛的资格,对他来说已经是极限。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他这辈子最辉煌的时刻,应该就是随队参赛,当一个队伍里的小透明,上场可能会参加两三场比赛,然后再回到瑞斯帝国,成功毕业。

紧接着,就是凭借自己“萨鲁什学员”的名头,以及五阶的实力进一个佣兵团,从此厮混数十年。要么成功熬到六阶自己开一个团,要么在哪次任务里遭遇意外,从此毫无意义地死去。

这是所有人,包括他自己在内,都能看到的结局。

直到,科拉多把这套战技和战气运转法交到他手上为止。

约修亚很清楚。对他这个没根没靠山的人来说,这,就是改变命运的机会。

现在,面对这个给予他转折点的人,约修亚几乎是下意识地,想要俯首称臣。

约修亚认为,自己能回报科拉多的,恐怕唯有自己这一条命,以及后半生的忠诚。

但科拉多显然不这么认为。

“你赶紧起来吧。”科拉多用嫌弃的语气说道:“赶紧好好练一练,就算你对我最大的回报了。行不?

我跟你说,别的我不管。等到明天的赛场上,你要是拿不下至少两个选手,我就把你脑袋摘下来当球踢!”

他科拉多费劲心思地这么帮约修亚提升,为的是什么?

还不是看这小子有点天分,想帮一帮,顺便好让他首发的时候多打下来几个人?

“我跟你说,现在这些都是虚的。你要真想报答我,就给我多打下来几个选手!”科拉多认真地说道:“帮我拿下这次竞赛的冠军,就是你能给我最好的报答!”

“我明白了!”约修亚用坚定的语气说道:“放心吧,科拉多队长。我一定拼尽全力,在赛场上发挥百分之一百的实力!”

“你有这份决心就好。”科拉多欣慰地点了点头:“现在,赶紧去学你的战技吧。事先提醒你一下,这套战技可非常难学。”

“放心吧,科拉多队长。就算再难学,我都会尽力学会它的!”

说罢,约修亚就带着无比强盛的热情,激活了手中的传承符文。

值得一提的是,这枚符文也是科拉多后找人做的。为的就是在传承的时候,帮助学习者快速掌握战技和运转法。

因为......哪怕以科拉多和里昂的眼光来看,这套战技也有点过于复杂了。

因为,在这套战技里,也不知道创造者当初抽了什么疯,居然加入了各种各样的古式贵族礼仪。这让这套战技在变得优雅的同时,还大大增幅了剑招的繁琐程度。

起初,科拉多和里昂是准备多研究研究,把这些“华而不实”的繁琐招式去掉的。毕竟少一个多余的动作,战斗的时候就会少一个破绽。

可是,研究研究着,两人却发现,这些看似繁琐无用的招式,居然隐藏着一些妙用。

在这套战技里,繁琐的招式带来的竟然不是更多的破绽,反而是更多的变招、闪躲的空间。

这种思路,无疑是从“至繁”的角度出发,并将其发挥到极致的一个想法,可谓是另辟蹊径。

只可惜,想接受这种思路,唯有在技法方面还没有太大成就,连自身的“意”都没凝聚出来的选手。

像科拉多和里昂这种“重意不重形”的选手,根本耍不透这种另类的奇怪路数。强行练习也只会练得不伦不类。

再加上这套战技属于剑、刀、细剑的类型,根本不适合以枪使招。所以到了最后,也只能便宜了约修亚。

“唉,唯一的问题大概就是,约修亚的进度问题了。”科拉多暗自叹了一口气:“希望以他的资质,可以在一天之内掌握一部分吧。”

随后,科拉多便掏出了龙魂枪,在离约修亚一段距离以外练起了破灵枪。

嗯,不出意外的话,今天科拉多应该能有很长的修炼时间呢~

......

当约修亚再次睁眼的时候,映入他眼帘,依旧是正在练枪的科拉多。

只不过,现在的科拉多已经停下了破灵枪的练习。取而代之的,则是一次次零散,但又极具锋芒的刺击。

显然,科拉多对破灵枪的领悟,已经到了一个极高的层次了。

或许过几天,科拉多就能从破灵枪中,得到一式穿透力极强的招式了。

“哟,总算学完了?”科拉多在第一时间察觉到了约修亚的苏醒,随后笑着问道:“感觉如何?”

“感觉?”约修亚有些迷茫地揉了揉脑袋:“乱,好乱。”

现在的约修亚,只觉得大脑里乱糟糟的,各种奇怪而又繁琐的招式混杂在一起,像一团乱线一样搅在一起。

“乱?很正常。”科拉多笑了笑,丝毫不感到意外。

一套至繁的战技,让初学者感到纷乱,没有头绪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

只要有个境界足够,同时对战技有着不小了解的人帮助,这种混乱的感觉很快就会消失。

随之而来的,则是一种“握尽三千流派,勘破一切战法”的自信感。

“好了,现在,你先梳理十分钟。”科拉多开口说道:“然后,你再按照你的想法,演练一遍这套战技。到时候我再给你看看问题。”

“好的!”约修亚连忙闭上眼睛,抓紧时间梳理起了自己脑中的知识,准备尽可能地理解这些招式。

然而,和讲究稳妥,一招一式都平缓无比的基础剑法比起来,这套传承自海伦·赛瑞斯的“贵族剑技”,难度系数简直提了五十倍不止。

两者的差距,就和“一加一等于二”,与“高阶线性方程组”的差距一样,完全是两个层次的存在。

但值得庆幸的是,约修亚本身就有一份独特的灵性,外加这套战技还和约修亚十分契合,这让约修亚在这方面进展神速。

虽说十分钟之内,约修亚完全做不到将所有招式统统整合到一起。但按照他自己的经验整理出一个框架,还是勉强能做到的。

十分钟之后,当约修亚断断续续,时打时停地按照自己的想法舞出一套战技框架的时候,科拉多的心也彻底放了下来。

“好,很好,非常好。”科拉多毫不吝啬地夸奖道:“约修亚,你的天分比我预估的还要高。居然能在十分钟之内整理出一个大致的框架。

看来,这套战技天生就应该属于你。”

“嘿嘿,我也只是侥幸。”约修亚挠了挠头,显得有些不好意思:“我只是整理一番后突然发现,这些招式看似杂乱,但好像都有一些相同的点。”

“嗯,你的想法非常正确。”科拉多竖起了大拇指:“任何一套战技,不管它再怎么繁杂,也一定有一个最关键的核心。

掌握了这个核心,再学起这套战技来,自然就会事半功倍。”

科拉多灵光一闪,突然询问道:“正好。既然你也想到这一层了,那我不妨再帮一帮你。”

说罢,科拉多便提起龙魂枪,指向约修亚。

“来吧。正所谓战斗是检验战技的唯一标准。现在,就让我看看你用这套战技究竟能达到什么层次吧!”

“啊?这个......”约修亚有点犹豫。

实在是因为,前一天和科拉多特训留下的伤,到现在都没消利索。

这让他在面对科拉多的时候有点害怕。

“放心,轻松一点!”科拉多爽朗一笑:“毕竟明天就比赛了。我怎么也不会和昨天一样,运劲出手的。

而且,今天和昨天可不一样。昨天那是为了练你的身法,给点刺激有助于你成长。现在是演练战技,我怎么可能还会打伤你?”

“那好吧……”约修亚一咬牙,坚定道:“既然如此,那就请科拉多队长指导了!”

“哈哈,指导可谈不上!”

科拉多提起长枪,一个腾空而起,一枪就直奔约修亚头颅刺去。

他现在用的,是从破灵枪里得到的些许灵感。现在正好借着这个机会,来验证一下自己的想法。

“来了!”

约修亚紧盯着面前这如流光般的长枪,下意识地就想要向后闪躲,避其锋芒。

可转念一想,他现在练的可是战技。这一言不合就撤退了算怎么回事?

难得有这么个水准超高的队长陪练。自己不得抓住所有机会,好好学习学习?

决定,干了!

约修亚终于不再多想,直接一剑刺出,竟是和科拉多正面交锋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