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 章 上辈子欠你的

从任务大厅出来,一家人聚在了一起,耳边传来熙熙攘攘的声音,苏夏的目光忍不住放在了离任务大厅不远的集市上。

集市上可是有很多好东西啊,如今来都来了,不如……

摸了摸自己咕咕叫的肚子,有抬头看了下天色,估摸着回去也就到中午了。干脆早饭先别吃了,直接中午一块儿吃吧!这样想着,苏夏很快打定了主意。

“爸妈,你们先回去吧,我想去集市上转转。”苏夏偏头,对身边的苏宇他们说道。

“怎么想到去集市了,不吃早饭了吗?”宋婉还是关心女儿的身体。

苏夏微微一笑:“来都来了,而且都这个点了,干脆中午一块吃吧!妈你要是饿的话就先和爸爸回去,冰箱里我昨晚放了食物进去。”

“那好吧!”宋婉没再坚持,“那我和你爸爸就先回去了,小天你留下来保护你姐姐。”

“我的妈妈呀,就我姐这样的,谁保护谁还不一定呢!”苏天有些无奈的摊开双手:“我也想有展示一下我的能力啊!奈何没有施展的机会!”末了,还重重一叹,似乎是在感慨。

“放心吧,总会有机会展现的!”苏夏忍俊不禁,自己这个弟弟啊,虽说是13岁了,但还是小孩子心性。

告别了苏宇他们,苏夏和苏天姐弟俩来到集市上,苏夏敏锐的发现,逛的人不少,但真正交易的没几个。

“这位小姐,要不要看看这些首饰啊,这可都是纯金的!”

或许是他们的衣着太过干净,看上去日子过得不错的样子,很快就有人上前推销。

来人是一个大约三十多岁的男子,身上相比其他人来说相对干净,此刻身子前倾,在他的摊位后不断的向姐弟俩招手。

苏夏扫了一眼,发现都是一些金项链,金手镯什么的,搁在以前确实名贵,但现在一个金系异能者就可以造出很多金饰。这些东西,恐怕也就只有好看这一个作用了。

尽管如此,苏夏还是上前一步在他的摊位上挑拣着,一旁的苏天有些不明所以,他感觉姐姐不像是喜欢这些首饰的人啊!

苏夏当然不喜欢,只是这集市这么大,一个个摊位逛下去要逛到什么时候啊,她还想买些玉石什么的来给空间升级呢!所以她的目的就是想向这摊主打听一下消息。

还别说,虽然这里全是一些首饰,但还真有她看中的。

“这位大哥,这个表怎么卖的?”

苏夏手里拿着一只女士手表,细长的金色链子,搭在苏夏莹白的手腕上,在阳光下闪着耀眼的光芒。

“哟,这位小姐您可真有眼光,这可是纯金的,而且这表还是机械表,使用寿命长,不需要更换电子,这在现在价值很大啊!”

苏夏微微一笑:“大哥,你直接说价格吧,不必说这些虚的。”

“好!小姐你也是爽快人,你要是真想要,就给我……”

“这表可真好看,我买了!”

那老板还没说完,就被一阵女声打断了,同时苏夏手上的表也被一只手拿了过去。

“子辰,你看我带这表好不好看?”

听到这声音,苏夏挑眉,回头一看,果然,还是熟人。

唐星雨手里正拿着从苏夏手里夺过去的表在手上比划着,冲身边的徐子辰说道:“真没想到这里还真有一些好东西,现在我还真缺一只表来看时间。”

“这只确实很好,而且这种机械表比石英表更耐用,若是我估计不错的话,最少可用十年!”

“真的吗?!”得到了徐子辰的肯定,唐星雨很是高兴:“那我就要这只了,老板,这个多少基点啊?”最后那句话是冲着老板说的。

“我说这位唐小姐,这支表貌似是你在我手中夺过去的吧。”苏夏抢在老板之前开口说道。

听到声音,唐星雨皱眉,神色间闪过一抹不耐,似乎没想到有人在纠结这个问题,待看清说话的人是苏夏后,脸上的表情变得有些耐人寻味,阴阳怪气地说道:“我当是谁呢,原来是苏小姐啊!”

“苏小姐,好巧!”徐子辰自然也看到了苏夏,点点头算作打了招呼。

“一点也不巧。”苏夏没理会唐星雨,直接对徐子辰说道:“我说徐子辰先生,我感觉我们每次见面都不是很愉快,在超市的时候我就不说了,这一次我看上一个表也被你女朋友抢走了,我是上辈子欠你的吧?!”

“什么叫你看上的,你付钱了吗?!”唐星雨本就与苏夏有矛盾,此刻自己又直接被苏夏忽视了,自然生气,直接对那位摊主说道:“喂,老板,这只表多少基点,你说个价吧!”

“你这女人怎么这样!”

看到姐姐喜欢的手表被抢走,苏天哪里能忍,指着唐星雨说道:“凡事总要有个先来后到吧!明明是我姐先看上的!”

“你姐姐看上的又怎么了?”唐星雨斜睨了苏天一眼,轻笑一声:“小弟弟,姐姐今天就教你一个道理,做事情就要快狠准,你姐姐看上的,但她没有付钱,这就是无主之物,所以现在,它是我的了!老板,多少基点?”

“这位小姐眼光真好,现在我这里就剩这一只表了,你要是真想要,就给我二十基点好了!当然,价高者得!”

此刻最高兴的还是这个店家了,他算是看出来了,眼前这些人都是有钱,哦不对,都是有基点的主儿,俩人最好是互争,他把价格提上去,哈哈哈,今天这是要发啊!

这样想着,脸上的表情更加热情了。

“什么,二十基点?你当我是冤大头啊!”唐星雨也不是个傻子,虽然她有想和苏夏争的一口气,但二十个基点,这是把她当猪宰呢?!

“这位小姐怎么说话呢?!”被人这样说,店家当然不乐意了,这可是一分钱一分货,你要是不想要,就先走吧,别耽误我做生意!这位小姐也是很喜欢这只表呢!”说罢还摆了摆手,一副不耐烦的样子。。

“你!”唐星雨可是娇滴滴的唐家大小姐,哪里被人这样对待过,偏偏旁边还有苏夏在这里看着,这让她脸色涨得通红,低咒一声:“狗眼看人低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