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晓生双子 静待裁决

金玉山脉,无名山谷。

呼啸的破空之声响彻无名山谷,葛鹧率领救援队御空而行,降落到毒谷之中。他背着双手,面色阴沉,不灭剑意的虚影在身后若隐若现,刚一落地,毒气喷涌而来,仿佛一只拥有神智的恶兽,向着闯入的人吐出毒液。

哼~

葛鹧一声冷哼,体内的金丹放出万丈光芒,将他照耀得如炙热的太阳一般,撑起一个十丈半径的巨大防御罩。将眼前的伤员和身后的救援队罩在防雨罩之中。

毒气仿佛遇到天敌一般,悄悄地退散开来,不敢和金丹之光辉硬碰硬。

陈燃虎带领冷天鹤走到葛鹧面前,双双跪倒请罪,陈燃虎满脸羞愧,低头道:“弟子无能,让几位供奉受了重伤,请师尊责罚。”

“不,错在我身上,我没有料想到这里居然有筑基期修士守护毒丹。你们起来吧,一会儿要安全护送几位伤员回到观山盟将养身体。”

葛鹧从两人身前走过,径直来到风尘五怪身边,风尘五怪七扭八歪地躺在地上,锯齿鲶鱼精在一旁照料。葛鹧凝神仔细观看,风尘五怪伤得都很重,鸟头怪双臂折断,鳄头怪开膛破肚,熊头怪鼻青脸肿,豹头怪左臂折断,蛇头怪肋骨折断,五妖痛得直打滚,见葛鹧到了,挣扎着想要爬起来行礼。

锯齿鲶鱼精赶紧阻止,来到葛鹧面前,沉声说道:“小幺,五位兄弟是为了拦住那贼道人受的伤,那贼道人筑基期修为,这五个兄弟才化形初期,真的是拼了性命,你可不能辜负了他们。”

葛鹧点了点头,许诺道:“几位,在你们身上我看到了勇气和忠诚,这是我观山盟弟子最为显著的特制。以后你们便是我观山盟弟子,属于无尽山脉白月洞一脉。”

风尘五怪苦尽甘来,不由得眼圈湿润,呵呵傻笑起来。

“此次行动,五位兄弟居功甚伟,封百总,每人执掌一个百人队,归在侦察部队麾下,赏银五百两,绸缎十匹。准回观山盟养伤,三十哥你辛苦了,一会儿也跟着回去吧。”

葛鹧封赏万,风尘五怪赶紧道谢,熊头怪笑嘻嘻地说道:“哈哈,俺也当官了,手下还有一百多士兵,这要把士兵们带到老家,别提多风光了。”

五怪乐得合不拢嘴,连身上的疼痛也不那么强烈了,乐呵呵地被救援队抬上担架,被锯齿鲶鱼精,陈燃虎,冷天鹤三人护送着,送往会元城大营,次日被兵卒护送着回到观山盟养伤,一时荣耀无比。

观山盟中人族妖族平等,麾下民众最敬重敢于为了联盟浴血拼杀的勇士,风尘五怪的事迹被宋子初有意无意地宣传,成了观山盟的名人,这五位败军之将也被大家接纳,成为了民众心中的自己人。

众人走后,葛鹧盘膝坐在毒丹旁,闭目沉思,守护着毒丹。峡谷之中只留下段后浪阵阵的惨叫之声。

忽然葛鹧睁开了眼睛,望向西方,三道人影御空而立,有说有笑地踏空飞来。

头一位,身穿淡紫色锦缎道袍,腰系九龙玉带钩,手持象牙的折扇,腰悬七星龙泉剑,五官俊美非凡,一对丹凤眼动人心魄,乃是观山盟的军师宋子初。

次一位,身高八尺左右,溜肩膀,两条大仙鹤腿,面如紫羊肝,小眼睛,鹰钩鼻子,菱角嘴,两道白眉触目惊心,鬓插青绒球,周身穿青,遍体挂皂,背背一口金丝大环宝刀。

最后一位,身高七尺有余,生得眉清目秀,俊俏非凡,眉分八彩目若朗星鼻如悬胆口似单珠面如冠玉,一袭白衣,做白面书生打扮,背背一口宝刀“金丝龙鳞闪电劈”。(没错就是恶搞白眉大侠徐良和白云瑞)

“盟主大人,我来介绍一下,这两位是晓生会的观察者徐兄和白兄,今日他们来处理听雨阁投毒之事。”

葛鹧不敢怠慢,赶紧站起身来,拱手道:“有劳两位道兄了。”

白眉道士笑了笑,感慨道:“葛盟主修炼速度真乃神速也,十几年不见,葛盟主居然已经凝丹成功,成为我道中人。道一教不愧是古老的仙门,门下虽然弟子稀少,几乎代代单传,每一位都是天纵奇才。”

葛鹧看白眉道士这么客气,赶紧回敬几句,四人在一起说了一阵闲话,终于想起,段后浪在一旁嘶吼哀嚎着。

白面书生冷眼看了看地上的炼气士,转过头对葛鹧宋子初二人说道:“两位,还请将听雨阁投毒的证据拿出来,我们带回总部,将证据上交。”

葛鹧从怀中取出紫耀珠递给了白面书生,开口道:“白道友,这里面有听雨阁修士,也就是地上躺着的这位段后浪,催动毒丹啐毒的影像。我的下属们前来侦查,在不经意间观察到此地万物飘零,惊悚地发现泉水变成了毒泉,他们顺藤摸瓜,来到了这座毒谷,恰巧撞到了这位段道友催动毒丹啐毒,于是就拍摄了下来。”

“之后我的部下和这位段道友相互拼杀,全部受了重伤。我在这里守护毒丹,等待你们的到来,这就是以往的经过。”

白眉道士和白面书生点了点头,相互对视一眼,接过紫耀珠,打开开关,将一整段的影像看完,两个人面色逐渐阴沉下来,白面书生气道:“两位盟主放心,我们晓生会一定会给此地死去的亿万生灵一个公道。请问毒丹在何处?”

葛鹧赶紧道:“随我来。”

众人绕过哀嚎的段后浪,来到山泉的泉眼,只见泉水滚滚似沸水,一颗破碎的绿色内丹浮在在泉眼之中,被水一沁泡,将原本清澈见底的清泉水染成绿油油的毒水,顺着地势,流向山下的村庄。

白眉道人面带凝重之色,端详半天,笃定地说道:“此乃灭灵蝎的内丹,那妖蝎被杀死后,有人将内丹用毒腺沁泡百年,精华尽去,化作这一颗荼毒万物的毒丹。”

白眉道人说完,随手取出一张颠倒八卦图,对着毒丹念念有词,天地间狂风大作,日夜颠倒,一股极强的吸力传来,将毒丹吸入颠倒八卦图之中。

白面书生拱手道:“两位盟主,此事刻不容缓,我们需要将人证物证送到中洲的总部,由长老评估这场伤害和人间界受创的情况,我和白贤弟了解到你的观山盟正在和听雨阁麾下的大楚国对峙,我在这里希望你能暂停虎狼之兵,等待我们的处罚结果再做打算。”

宋子初点了点头,葛鹧突然免露难色,说道:“徐兄,白兄有所不知,听雨阁正在此地进行坚壁清野的政策,挖掘道路,烧毁村庄,毁掉田地,在水中投毒,目的就是拖住我们观山盟,防止我进攻状元城。如果您那里要求我们停止时间过长,这可就真的遂了大楚国的愿望。”

白眉道人笑道:“葛盟主你放心,我们会将情况如实上报,我们总部动作迅速,大约半月有余就会给你结果。观山盟能够发现毒源,对于人间界有功,我们晓生会一定会为观山盟争夺来奖赏,你们放心好了,绝不会有你们的亏吃。

”哈哈,那一切全依两位道兄做主。”葛鹧哈哈大笑,发出了奸计得逞的笑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