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五章 我只是弱女子

陆池就这么静静的看着林冬儿,她身上的那股韧性像极了当初撞了南墙也不愿回头的自己,哪怕当时头破血流却依旧好似不知疼痛般硬是想要将其撞破。

直到尘埃落定,时光荏苒他才明白。

有些东西不是你强求就会属于你的,也许成全才是你最应该做的事,哪怕独自躲在黑暗中舔舐伤口。

陆池微微叹了口气,“你应该知道的,强扭的瓜不甜的,而你对我没有任何其他的意义,你应该去做你想要做的事情,而不是一味的围绕在我的身边。”

静默了片刻继续开口:“我想你当初选择来这里也并不是来追求片面的爱情的吧。”

站在面前的女孩儿一直没有说话,只是低垂着脑袋看不到她的表情也听不见她的任何外露的情绪,终究还是不忍心伸出手:“东西放这儿吧,你先回去。”

原本还低垂着脑袋的女孩儿喜出望外,忙将手中的保温杯放下喜笑颜颜的道:“陆大哥那你先忙我就不打扰你了,你要做好我时不时出现在你面前的准备额。”

不等陆池说什么,率先放下手中的保温杯一溜烟的跑出了办公室。

直到来到电梯口,狂跳的心才稍稍的好些,软的不行那她就使用苦肉计原本想着可能没什么用呢,现在看来还是可以的。

毕竟,陆池也是个心软的人。

那日后攻下他的话自然是不在话下的!!

林冬儿给自己打气,浑身充满了干劲只要想到以后时不时的就会出现在陆池的面前,她就忍不住的激动。

走路时没注意到前面的人,俩人撞了个满怀。

“对不起,对不起。”林冬儿忙蹲下身子帮着捡地上散落的文件,满是愧疚的递到那人手中又说了声对不起。

“下次走路看着点儿。”那人冷冷的开口,径直的从她身边绕过,走出去几步后突然转身:“等一下。”

走在前面的林冬儿停下脚步转身疑惑的看着身后的男人。

他们并不认识吧??该不会因为刚才那么一撞就碰瓷吧?!

只见男人迈着脚步向他靠近,紧接着抽出手中的纸递了过来,“如果有兴趣可以打我的电话。”

林冬儿愣愣的接在手中看着男人快速的转身离开,丝毫没有提及刚才他们相撞的问题。

过了好一会儿林冬儿才回神,低头看着手中捏着的纸,上面写着创艺影视公司还有它的招聘信息,需要大批的艺人。

林冬儿没有细看,直接将它折好放进了包包里,丝毫没有放在心中,只当这次是无意间发生的事情。

回到家后,林冬儿直接躲进了房间开始研究每天早上的早饭做法。

今天去的有些晚了,以后一定要早起一大早就把早饭送过去,这样的话陆大哥一大早就可以吃到她送的早饭,醒来第一件事就是想她。

简直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事情。

——

傅依依了解完这两年公司的经营情况时已经是下午六点了,办公室的人走的差不多了。

收拾收拾了桌面上的东西,拎着包包准备离开,刚从办公室里出来就碰到了准备离开的花容,加快脚步跟了上去却听见她在打电话。

听声音并不是特别的愉快,甚至还带着哭腔。

傅依依并不是故意要听她讲电话,只是无意间听见了要是真的花容发生了事情的话她一定会帮忙解决的。

只是花容并没有坐电梯而是走的楼梯,所以傅依依并没有听的真切,只听她声音急切的说这是最后一次。

傅依依想着明天上班的时候一定要问问她到底发生了什么。

正巧此时电梯已经到了,里面挤满了人,傅依依并没有上去等着下一班。

奇怪的是,下一班的电梯只有一两个人,傅依依没有多想就走了进去。

放在包包中的手机响了声,从里面掏出看到上面发送的消息,嘴角扬了扬。

这个人真的是,算准了时间来接她的吗?怎么会这么凑巧知道她现在下班的。

手机屏幕熄灭,无意间一扫傅依依脸色瞬间不好了,后面站着的俩人不知何时凑到了一起,那阴冷的眼光紧紧的盯着她,如果她稍微动一下的话可能就会成为他们手中若隐若现的凶器的亡魂。

傅依依就当什么事情都不知道的样子,紧紧的捏着手机。

只是僵硬的身子下,穿的衬衫已经被里面的冷汗给浸湿,脑海中快速的思索着待会儿电梯到了她应该怎么出去。

这个点儿大厦的人并不是很多了,如果他们真的要动手的话也不是不可以。

怕只怕他们是亡命之徒根本不在乎自己的模样被监控拍下,只怕他们手段狠厉根本不顾及后果。

‘汀’

电梯已经到了一楼,应声而开。

傅依依站在电梯门口,直接从里面出来,脚步加快捏着手机的关节泛白的厉害。

她不知道自己走的有多快,只知道她用尽了生平最快的速度,恨不能现在就扑进古云霁的怀中,只是明明近在咫尺她却觉得远在天涯般。

古云霁正从外面往里走来,而傅依依身后跟着的俩人也在加快脚步。

“不要进来。”门口的旋转门跟着古云霁的走动转动着,傅依依突然跑起来对着旋转门里的古云霁大喊,眼看着身后的俩人就要追到她了,千钧一发之际她巧合的冲进了旋转门中。

三个出口,傅依依、古云霁、歹徒一人在一边。

就这么静静的看着,看到歹徒手中拿着的匕首,大厅里的人已经躲了起来。

偌大的地方,只剩下在旋转门里的四个人。

而那两个人显然是不罢休的,直接从旋转门里出来,就这么阴冷的笑着等着傅依依自投罗网。

对于傅依依和古云霁来说,只有一个选择,一是傅依依出来古云霁走出大门,另一个就是古云霁出来傅依依走出大门。

俩人各自用力想让对方出去。

“古云霁,你快走,他们的目标是我,我失去过你一次不能再失去一次了。”傅依依无力的大喊,她的力气远没有古云霁的大,眼看着旋转门要被他给转动,整个人都慌乱到了不行。

“不可能,这俩人我还是可以解决的,相信我。”古云霁透过玻璃摸了摸神色焦急的傅依依,直接大力将她推了出去。

“不要。”傅依依落泪大喊,古云霁已经和歹徒纠缠在一起。

一个人打两个人,更何况对方手里还是有凶器的,想要占上风还是有些困难的,从他们出招的方式来看,很显然对方并不打算活着回去。

“救命啊,救命啊,谁能帮帮我,谁能帮帮我。”傅依依撕裂的大喊着,只是她的呼救声却得不到相应的帮助,谁也不会舍弃自己的安危让自己处于这么危险的境地。

但围观的人还不少,有好心的人已经拨了报警电话。

但看里面的情况,能不能撑到警察过来那就难说了。

两个歹徒前后夹击,不停的出其不意的攻击着古云霁,让他躲闪的同时还要注意着擦着他身体而过的匕首。

几个回合之下,古云霁已经明显呈现下风。

‘哗啦’一下,匕首划破了他的胳膊,刺目的鲜血顺着他的胳膊流了下来,不停的拉扯用力他经过的地方都沾满了鲜红的脚印。

这一切的一切不断的刺激着傅依依的大脑神经,脑袋里一片混乱,像是有什么东西不断的注入她的脑海中般,让她承受不了却被迫承受。

再抬眸,整个人如嗜血的罗刹,眸光森冷至极。

推开旋转门,三步并作两步直接走到三人身边,一脚踢过去直接将准备攻击古云霁的歹徒踢得跌落在地捂着肚子奄奄一息。

另一个见自己的同伴被打了,瞬间雄起,拿着匕首就往傅依依身上扎。

刚触到她的边脚,就被一脚踹了出去。

快的根本无法看清她到底怎么出的脚,两个歹徒再也没了挣扎的力气直接倒在地上昏死了过去。

“依依。”古云霁喊了声。

刚刚还如罗刹般的傅依依猛的眨了眨眼,红着眼眶扑倒古云霁怀中柔弱到了不行:“古云霁,我害怕。”

丝毫没了刚才那冷漠残酷的模样。

就好似刚才那样的傅依依被某个东西附身了般。

古云霁愣了愣神,拍着傅依依的后背安抚到:“没事,没事了不用害怕。”

傅依依应声,这才注意到古云霁胳膊上的伤口,“走,我们去医院。”

古云霁摇了摇头,这时警察已经走了进来,将地上的昏死的俩人押着走了出去,随行的医生简单的给古云霁包扎了下,他们俩被带着去警局录了口供。

但在对于打晕歹徒这件事,俩人的说法和路人的说法完全不一样。

尽管,他们也不愿意相信一个柔弱的女生会两脚轻易的将两个壮汉歹徒踢的晕死在地上。

但,路人拍摄的视频却是十足的证据。

“你确定人不是你踢得?”警察看着坐在她对面的人,问。

傅依依毫不犹豫的点头,“不是我,我一个弱女子怎么能轻易制服两个歹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