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七章 深夜的踹门声

傅依依其实并不是特别想要逛这个园子,但她想要搞清楚那个未婚夫到底是怎么回事。

一出客厅,傅依依就觉得有些晕头转向,这个地方的设计就非常的高深。

“大姐,你跟紧我,这里要很熟悉很熟悉才能通畅自如的,否则很容易迷路。”林秋儿笑着嘱咐。

傅依依点了点头,一边走一边记着周围的环境。

“这里除了老爷子就只有我们几个了吗?你们的爸爸妈妈呢?”傅依依问。

这也是她疑惑的地方,从她进来就从未看到除了老爷子以外的长辈。

当然,她也不会愚蠢的以为,这四朵金花都是她亲生父母生的。

林秋儿静默了片刻,才回道:“我不大清楚,但春儿姐姐的爸妈好像在外面处理生意,其他的我就不知道了。”

那欲言又止的模样,傅依依觉得她肯定还有什么没有说。

既然人家不说,她也没有要追问的道理,跟在身侧一起逛着。

途径的路上,佣人们看到她们俩都会停下脚步恭敬的打招呼。

有一种很明显的尊卑感。

一路逛下来也有二十分钟了,傅依依见时间差不多了,摸了摸身旁的花,状似无意的问道:“刚才在饭桌上,夏儿说春儿的未婚夫...这个未婚夫是什么身份啊?”

当然,按照饭桌上她们的意思,现在这个未婚夫是她的了。

林秋儿笑了笑,亲昵的挽着她的胳膊,让傅依依有些膈应的慌,但为了能够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她强忍着不适勉强挤出一抹笑,“怎么了?”

这个时候的林秋儿就像个毫无心机的小女孩儿,两颊还带着点点的飞霞,揶揄道:“大姐,你是不是很想见到大姐夫啊。”

傅依依嗔怪,“没有。”

却装出一副娇羞的模样。

林秋儿笑得更加厉害了,“大姐害羞了,要是你见到了大姐夫一定更加娇羞的,大姐夫可帅了,而且还是家族里的继承人,虽然出来的时候都带着一个面具,但依旧掩盖不了他俊美的外表还有周身散发的魔力般的气质。”

傅依依能够看的出来,林秋儿对她的这个大姐夫,也是相当爱慕啊,甚至到了花痴般的境界。

“过两天,爷爷就会举办欢迎会,到时候你就能见到你的未婚夫了。”

说到这里时,林秋儿挽着她的手突然用力,掐的她的肉疼的不行,傅依依动了动胳膊,倒吸了口凉气。

她的肉怕是被掐的发红了。

就目前的情况来看,她的情敌还是不少啊,至少这四朵金花从表面看来就已经有两个了。

既然知道了自己想要知道的,傅依依就没了逛下去的兴致,“秋儿,我们还是回去吧,我有点儿累了想回去休息休息。”

林秋儿没说什么,又走了二十分钟,才回到了客厅里。

傅依依跟她说了声便回了自己的房间。

也只有到这里时,她心才稍稍的安定了些,这个地方总给她一种诡异的感觉。

说不清道不明的不安。

傅依依在房间休息到了吃晚饭的时间,佣人过来敲门她才出来,而餐厅里其他四人已经坐好了。

傅依依走过去没多久,老爷子就出来了。

林夏儿破天荒的站了起来,端起面前的酒杯对着傅依依的方向笑得甜的很:“大姐,今天中午是我不懂事,你大人不计小人过,妹妹我在此以茶带酒向你道歉。”

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傅依依端起酒杯笑道:“没事,你不过也是无心之举。”

稍稍的抿了一口,放在了桌面上,解释道:“平时不饮酒,只能浅尝一点。”

林夏儿的脸色僵了僵,但也没说些什么。

倒是老爷子,心情好了不少,就连饭都比中午吃的多。

只是这种表面和谐,十几岁的孩子都能看的通透,傅依依就不相信老爷子会看不懂。

“依依。”老爷子的生意打断了傅依依的思绪,转头看向他,“怎么了?”

“后天我安排了欢迎会,把你介绍给世家大族,明天你就开始跟着管家学学礼仪,别到时候丢了脸面。”老爷子说的严肃,凌厉的脸没有丝毫的笑意。

傅依依点了点头,没有丝毫的畏惧。

老爷子离开后,傅依依也想离开,刚起身站好就听见林夏儿捂着嘴笑出了声,一双看好戏的眼一眨不眨的盯着傅依依。

“大姐,晚上你可千万要锁好了门啊,别到时候看到什么不该看的。”

傅依依拧了眉,身上略过一层寒意,“什么意思?”

林夏儿耸了耸肩,摊开手,“字面意思咯。”

说的模棱两可,傅依依气得想要上去撕开她的嘴。

她最讨厌别人说话说一半,更讨厌的就是在她要休息的时候,拿出这些鬼神的传说来吓唬她。

特么的,她胆子小啊。

“夏儿。”林春儿呵斥了声,林夏儿有些委屈的缩了缩脖子。

林春儿看向傅依依,眸光极其的温柔,柔柔的开口:“大姐,你别怪夏儿,她就是个孩子,根本没有她说的那回事,今天奔波劳累了,大姐你早些休息,我们就先回房了。”

说着便拉着林夏儿离开了。

林秋儿和林冬儿也缩了缩脖子,眸光中尽是恐惧,脚步匆快的离开了餐厅,就连佣人们神色都有些不对劲。

傅依依心里打鼓,却又不知要发生什么。

在上楼梯时,莫名的觉得后背有些发凉,步子迈的越发的大了,三步并作两步快速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关上门反锁上了。

直到房间里的灯光都被她打开,她心里的那股寒意才稍许好些。

洗漱好了之后,傅依依才掏出之前藏好的手机,想要和傅母联系,却发现根本一点儿信号都没有。

她怀疑自己进了大山里面了,隔绝了与外界的一切联系。

无论她走到哪个角落,都没有丝毫的信号可言。

傅依依满是失落的坐在沙发上。

怎么也没想到,进来之后会和外界彻底的失去联系。

而这个地方就像个隐蔽性的牢笼,看似光鲜亮丽,其实内里不知道藏着些什么事儿。

傅依依有些想哭,抱着一家三口的照片,只是眨了眨眼,滚烫的泪就顺着眼角落了下来。

“啊...”

房间里的电在这声刺耳的尖叫声中突然中断,连带着窗户外的所有灯光都熄灭了。

傅依依整个头皮都是麻的,外面的尖叫声一声比一声要强烈。

她快速的缩回衣柜里,打开手机里的手电筒,尽量的让自己不要太过恐惧。

十分钟后,尖叫声消失,只是灯却一直没有亮起。

傅依依浑身不住的颤抖,身上的冷汗把睡衣都给汗湿了。

‘咚’

‘咚’

‘咚’

踹门的声音响起,而且还是傅依依房间的门,不是敲门,是在踹门,力道很大,大的连带着她所藏身的衣柜都在震动。

傅依依抖的更加的厉害了,额头上的冷汗顺着脸颊直接滴落在她的手背上。

踹门的声音还在继续,可能是门的质量毕竟好,踹了十几下都没有踹开,慢慢的声音消失了。

这踹门的声音却出现在了另外一边。

傅依依松了口气,靠在衣柜里,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她不敢走出衣柜,更不敢开门去看外面到底是什么东西,只能够感觉到那‘咚,咚,咚’的声音一直在脑海里回荡。

到后半夜,整个别墅里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傅依依强撑着的眼皮不停的打架,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的。

直到‘咚咚咚’的敲门声把她惊醒。

小心翼翼的拉开衣柜的门,从里面出来,此时外面已经大亮,太阳顺着玻璃照了进来,傅依依看了眼手表上的时间,已经是早上八点了。

敲门声还在继续,每三下停顿一次,傅依依轻手轻脚的走到门口,紧张的咽了咽口水,问:“谁啊?”

“小姐,是我管家,时间差不多了,您今天还要学习很多礼仪。”

外面的声音,傅依依听得真切,这才放下心中的恐惧,拧开锁打开了门,管家也就是接她回来的那个男人正站在门口等候着。

“你稍等一下,我换件衣服。”

男人点了点头,身子往后挪了挪。

傅依依很快洗漱好,换好了衣服,再次打开门手依旧还是有些颤抖,生怕再突然出现些什么恐怖的东西。

还好,一出门看到的是管家。

不由得松了口气。

“您先吃早饭,稍后我再一一教您。”管家把她带到餐厅的位置,桌上摆了一套餐具。

或许是看出了傅依依眸中的疑惑,管家解释道:“其他小姐都是七点钟起床,七点半吃早饭。”

傅依依明了,心中不由腹诽,规矩还真的是多。

“那您先用餐。”管家说着就要离开,傅依依叫住了他,“等一下。”

管家转过身,疑惑的看着她。

傅依依看了看四周,并没有佣人注意,这才对着管家招了招手,等他走近时小声的开口:“昨晚,管家有听到什么动静吗?”

管家的眼神有些奇怪,似乎涌现着一股莫名的情绪。

不过瞬间就恢复正常,“大小姐有听见什么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