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2章 一鼓作气

三国末世录 炎垅 2137 字 4天前

联军与马克里努斯大军最先交锋的双方布置在两翼的罗马骑兵。这个时期的罗马帝国除了不擅长弓射,也不喜骑战。与原世界历史上东罗马对骑兵的重视不可同日而语。骑兵只是作为他们那独步天下的步兵方阵的辅助,或是做为侦查游骑使用。所以这些罗马骑兵都是轻骑兵。

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很多,但主要是两点,一是罗马境内多为山地丘陵,即使平原也多为森林或的被河流峡湾所割裂,骑兵在这样的地形上发挥出的优势有限。二是早期骑兵没有马镫,骑兵战斗力非常薄弱。当然现在罗马人已经学会了使用马镫,但是历史惯性作用下,他们还是不那么重视骑兵作战。

双方骑兵已剑对剑,枪对枪的干了起来。在梁军将领眼中,这些罗马骑兵的技能还赶不上他们骑兵营才入伍个把月的新兵。战斗方法也就是两骑靠近后,各自放缓马速后用刀枪向对方身上招呼。除了他们骑着马和步兵对阵无异。

马超看的着急。高声吼了一嗓子:“儿郎随我来。”说罢挺枪催马也向左翼双方正在交战的众骑飞驰而去。他麾下的骑兵都还没渡过海来,只有四五十名他的亲卫骑兵紧紧的跟随着他。

此时,双方军阵的主力方阵已是二十仗不到的距离。双方都展开龟壳阵的盾顶,用密集的标枪投射攻击对方。双方密密麻麻的标枪从空中对向交错而过,在地上投射出斑驳的光影,可以用遮天蔽日来形容。

血花飞溅,痛苦嘶嚎中,双方的大批兵士被标枪洞穿了身体,成片成片的倒落下去。

那些护在亚历山大军方阵两侧的梁军步卒却没有发起攻击,他们的单兵弩炮本就不善长做抛射,如此近的距离抛射更是没有准头。

所以他们都紧贴着自己的大盾蹲伏着。但是有不少标枪依旧穿透了盾牌,将他们杀伤在地。但是梁军步兵方阵后的长弓手们也没闲着,凭借自己的感觉,向着对方盾墙后抛射出一发接一发的重箭。

对方阵中一些步卒正要投出自己手中的标枪,却被越过盾墙以抛物线轨迹飞来的重箭瞬间贯穿了他们向上挺起的胸膛。除了长弓手,一些便携弩炮也在步兵方阵后架设起来了。

一发发拳头大的石弹,火爆弹飞过人群和盾墙,落在马克里努斯的方阵中。腾起的烈焰和石弹恐怖的杀伤效果顿时造成了不少混乱。

双方的方阵终于接触到一起,开始近距肉搏交战。那些本蹲伏在各自盾牌后的梁军兵士突然站起身来,双手将单兵弩炮举过盾顶。他们的盾牌下方带着两个插杆,可以将盾牌固定在地上。他们的弩枪成排的射向对面距离他们只有三尺之遥远的敌兵。而对方也正在挥剑向他们刺来。

其中一名罗马兵士的剑尖距离一名梁军兵士脸庞只有一尺半距离时,后者弩枪却顷刻间射穿了他的脑袋。另外一名梁军步卒正在拉动杠杆上下一发弩枪时,却被对方的短剑划卡了喉咙。

然而与此同时,划拉出短剑的这名罗马兵士也被前后两支弩枪射中,四仰八叉的躺倒在地。这两支弩枪都是后排梁军兵士所射出。

近距交锋片刻后,同为罗马步卒的亚历山大步兵和马克里努斯步兵还是打的难解难分,也看不出谁占据了上风。但是梁军对阵的这边,梁军兵士显然占据了上风。这也不难理解,对于双方近距格杀,手持短剑的罗马兵,后方的人帮不上前方。在前方兵士没有倒下之前,后方的人只能闲着。但梁军后排的兵士却能持续输出杀伤。

交战的双方骑兵,也仅仅因为马超和赵云带着百余亲骑的加入,马克里努斯这边已是摇摇欲坠。只见马超和赵云,两条银枪上下翻飞,一白一黑两匹骏马在乱军丛中来回驰骋。出现在他们附近的马克里努斯的战骑莫不被刺倒在马下。

在后面观战的马克里努斯见此战局,心中暗暗叫苦。他又后悔不应该命令军阵前压的,还不如守着已经构筑了坚固防御工事,本用于围堵困毙梁军的营垒。他这叫一步错,步步错。

然而局势继续向有利于对方的一面发展着。马克里努斯心一横道:“撤兵,速速撤回营中固守。”

他不是不知道,此时撤兵只能引发前方交战的兵马崩溃。然而这是他现在唯一能做的选择。等和对方再耗下去,不长的时间后还是会溃败。现在主动撤退还能多保住一些还在后方,未与对方交锋的兵马。

马克里努斯军阵后方的兵士如同潮水般向营垒中逃去。那些正与梁军,亚历山大军作战的兵卒们也瞬间溃败。兵败如山倒,联军一路追杀,从战场延续到马克里努斯大营几里长的路上,满是横七竖八的尸体。

逃入营垒的马克里努斯急急忙忙的布置防御,这才发现成功逃回连营的不到三成兵马。如此稀少的兵力要守住这座长七八里,封锁住整个地岬的连营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更何况他的兵士已是士气衰落到极点。

好在联军并没有立即对营垒发动攻击,这倒不是他们不勇于追击“穷寇”,而是因为他们的弩炮还没调上来。到了傍晚时分,联军终于将五六百门弩炮调到了前线。

夜空下,数以百计的火球腾空而起,扑向马克里努斯的大营,蔚为壮观。片刻后,大营就已是四处火起。近万联军在数里长的战线上展开总攻。梁军重装骑兵首先突破了对方最为薄弱的两翼,那里几乎没有敌兵防守。

而后两千轻骑和五百长弓战车从这两个豁口穿过,向后穿插,试图对马克里努斯残存的军队进行合围。

与此同时,黑压压一片的亚历山大麾下罗马步卒也突破了防线,涌入各个营垒。这个形式下,几乎见不到还在抵抗的马克里努斯方的兵士。他们不是丢掉兵器乞降,就是从后面涌出营垒,向西北方奔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