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七章 天下何事,不可随意 四

赫尔赛斯略显失态的神色恢复。

他仔细打量着女子神明身下的金色汪洋,叹气道:

“所以说万灵愚昧,像陛下您这样的存在,居然都能得到如此深厚的众生愿念,要换了在下,岂不是没几年就有望一窥神上神的境界?”

蔓延在女子神明脚下的金色汪洋,并非是纯粹的神威所化,其中掺杂着数量堪称恐怖的众生愿念。

也正是这种众生愿念,将赫尔赛斯等人预备的血祭污染尽数净化。

虽说本就没指望这点血祭能给这位带来多大的麻烦,主要是为了恶心下这位。

可这样的结果,仍旧超乎了赫尔赛斯等人的预料,让他们心生忌惮。

与千年前相比,这位大地之母似乎又踏上了一层新的台阶。

如此雄浑的众生愿念,成败不论,已足够祂尝试向前迈出最后一步!

即便如此,仍旧觊觎那株世界树所掌握的生命神权吗?

赫尔赛斯目光不定,对这位来此的决心猜了个大概。

这位看来是准备万无一失地向神上神的境界攀升。

真要让祂得到完整的生命神权,再加上这令人惊叹的众生愿念,成功突破的可能性将远超其余几位序列源头!

自己该如何阻拦这位?

想到这里,赫尔赛斯心中不由一叹。

他都不禁替罗纳尔感到绝望和不值。

事到如今依旧没有放弃为自家尊神博得那一线生机,可到头来,迎来的却是一尊以真身降临的真神。

这位以真身之姿降临,恐怕就是为了防止可能会出现任何一丝被翻盘的契机。

可谓将所有的希望都提前掐死在了萌芽期。

如此谨慎和不顾一切,他赫尔赛斯也没辙了。

若非双方矛盾不可调和,他都想当场表演一次绝境投降,果断重新投入这位的怀抱。

开始琢磨起退路的赫尔赛斯忽然听到来自女子神明的声音。

“赫尔赛斯,若我再给你一个机会,你敢抓住吗?”

听不出其中是否掺杂着戏谑、嘲讽,只有平淡如先前一般的漠然,就好似根本没将曾经的过往恩怨看在眼中,随意便可一笔勾销。

赫尔赛斯目光平静地注视着女子神明,轻声道:

“我亲爱的陛下,你还是和曾经一样让人讨厌,尤其是你对我们的态度,总是不免让我想起昔日的我在那些卑微的凡灵面前的嘴脸。”

“一样的高高在上,傲慢而无礼。”

“仿佛每一举动,哪怕是一句言语,都是神明对于蝼蚁的施舍,就连我们最在意的那段经历,在您眼里依旧是随手便可抹去,完全不在意。真是让人……不爽啊。”

他微微俯身,行了一礼,脸上重新挂上了温和的笑容,轻笑道

“那么今天就到这里吧,我预祝您突破失败,毕竟如果让您成功了,这座世界可就没有我等的容身之所了。”

说罢。

他的身形在半空中缓缓后退,仿佛准备抽身离去。

被金色光辉笼罩的女子神明,眉眼微挑,冷淡道:

“走?既然抓不住最后的机会,那就去死吧。”

祂单手虚抓,凝若实质的厚重威压从四面八方而来,将半空中的赫尔赛斯死死锁定。

“不如给在下个面子,让我走?”

被四方而来的重压牢牢挤在中间,毫无死角,似乎连逃脱都是一种奢望,赫尔赛斯状若无奈道。

女子神明冷冷扫了他一眼,随手握拳,神色却是突然一变。

手中再想停下,却是慢了一步。

那笼罩赫尔赛斯的重压猛地向中间挤压而去,竟是毫无阻碍地将中间的赫尔赛斯挤压成一团肉酱。

也就是在这时。

当赫尔赛斯的身体被挤压成一团,体内骤然飞溅出无数黏稠、腥臭的黑色液体!

它们飞快沾染上由众生愿念构成的金色汪洋。

后者触之即溃,原本耀眼浩瀚的金色汪洋在一瞬间多出了一个个漆黑窟窿,且不断向四周蔓延,就像一个个黑洞。

这种黑色液体的侵蚀性,远在血祭污染之上!

众生愿念汇聚而成的金色汪洋,在它面前几乎没有任何抵抗力,完全是一边倒的局势。

勃发的气势瞬间直冲云霄,甚至撼动了庞大无匹的世界树的枝叶。

挥手斩断了沾染了黑色液体的部分金色汪洋,女子神明震怒道:

“你从何处得来的深渊之土?!”

猝不及防之下,这位终究是吃了一些小亏。

淡化的身形浮现在极远处。

以化身欺骗过了盖亚真身,不负昔日“欺诈之神”之名的男人笑呵呵道:

“瞧您说的,您忘记了我以前好歹也算是深渊序列的【无冕者】?一些采自归墟之眼的黑泥罢了,这点存货还是有的。”

“希望这份临别的礼物,能让您感受到我对您炽烈而真挚的感情。”

“告辞了,陛下不用送了,我的真身早已离开现世四境。”

如一点水墨般虚无缥缈的身影朝着这里摆了摆手,笑容灿烂。

试图追寻赫尔赛斯真身所在的女子神明,却同时发现了多达上万处可疑点。

密密麻麻的可疑点摆在祂的面前,让祂冷哼一声。

这才想起赫尔赛斯早年以逃命和欺诈出名,不然也活不到今日。

号称诸神纪元的第二纪元中,达到王座级的生灵,除去那些被各条序列之路封为主君的存在,几乎都被【荣光之主】在离开此世前,一一清算。

而赫尔赛斯,是其中仅有的几位幸存者之一。

遭受这一击暗算,盖亚所幸将脚下蔓延开来的众生愿念汇聚在身周。

祂低头看了眼跪在大殿内的眷者,而后抬头扫视了眼整座北境。

若非现世四境间各有隔绝,祂本想一眼望尽整座原初战场。

在祂们眼里,这座战场甚至比根源之海还要神秘莫测,难以度量。

最早时期,祂与熔金认为此地藏着通往神上神的秘密,专门将这座战场与外界隔离开,并试图探寻其内的奥秘,只可惜最终搜寻无果,甚至连进入都难如登天。

只因这座战场在最初时“拒绝”任何形式上的外来超凡力量。

哪怕是真神进入此地,一身伟力也会被压制到近乎“无”的地步,变成一位普通人。

而化身本身就属于超凡体系,根本无法在此地存在。

这种情况下,祂们自然不可能冒险进入此地

也就是最近这几千年,这种情况才开始逐渐得到扭转。

属于祂们的力量,也慢慢开始能渗透进这座战场。

下方原本处于震怒与惊恐状态的古拉塞,心情仿佛坐了场过山车一样,上下反复。

先是看到母神根本无视血祭污染,心中欣喜若狂,可紧接着那卑劣之徒的第二次暗算,却是实实在在地伤害到了母神,并且竟是在以真身降临的母神面前全身而退,这种反差让他心中有种迷惘。

当感受母神的目光投落而下。

古拉塞的头颅瞬间低伏,额头几乎贴地,身躯微颤。

时间仿佛被冻结,在此刻的古拉塞眼里每一秒都显得无比漫长。

不知过了多久。

母神的声音才轻飘飘地传入他的耳中。

“此事不怪你们,赫尔赛斯千年前就已是王座一级。”

听到这一句,心中忐忑,生怕被哈克斯那几个废物牵连的古拉塞心中安定了下来,舒了口气。

知道这句一出,代表了母神并未因此事而与他们计较。

“我将在一个时辰后剥夺伊西丝的生命神权,你等待在大殿内就行。”

古拉塞心中震动,头颅低无可低,恭敬地答道:

“谨遵母神神谕!”

在彻底清查了一遍北境土地,没有察觉到赫尔赛斯的足迹后,盖亚没有过多停留,顺着世界树的树干一路而上,来到可以触摸界壁的树冠之上。

光线暗淡的树冠上,因祂的出现而骤然光明,洒落下大片金色光辉。

坐在树冠边缘的女孩气鼓鼓地回头,怒瞪着身后登门的恶客。

以真身降临此地的盖亚,无视了女孩的怒视。

祂随意在树冠上走了几步,又抬头望向界壁外的茫茫星空,淡淡道:

“风景不错,等你死后,你的这具凡世遗骸有资格成为我的行宫之一。”

“另外让你失望了,也让我失望了,他并没有来救你。”

在面对只差一步便可与自己同位而列的伊西丝,盖亚罕见地露出了一分嘲弄的神态。

女孩因恶客擅自登门而露出的怒气缓缓消散。

祂后仰着小脑袋,用一种颠倒的视角看着盖亚,神色同样罕见地露出了认真之色。

“我有名字了,伊西丝不是我的名字,那是你们给我取的。”

盖亚眸色沉凝道:“这是根源之海赐予你的名讳,哪里轮的到……”

“记住了,我叫纪暖树。”

女孩似乎完全没有听祂说话,自顾自地说道,小脸认真而严肃,仿佛在说着什么天大的事情。

“荒谬。”

被打断话语的盖亚沉默了片刻,冷冷说道,

“有没有名字,于你而言又有何意义?都是要死的人了,再好的名字,也不会再有人喊了。”

闻言,女孩似乎有些失落,祂闷闷不乐地转回头,道:

“你以为你真能稳操胜券吗?”

盖亚讥讽道:“哦?你还有后手?是谁?是那个忠心耿耿,为了你居然打开了地狱之门的此地凡灵,还是至今未到的……那个家伙?亦或是早已在暗中与你达成盟约的归墟?”

背对着盖亚的女孩不由得眸光一黯。

原来连和【归墟之主】间的约定都早就被这位看穿了吗?

而即便如此,祂依旧敢在明面上与熔金、深渊序列的源头达成共识,而后亲临此地,其中含义不言而喻。

这位有绝对的自信,只要祂亲身降临,哪怕深渊与天国联手,也无法阻祂道路!

盖亚淡漠道:“归墟哪怕与你达成暗中盟约,只要我没露出疲态,祂不敢妄动,也不敢和我对赌。”

“换而言之,你只能将祂当成添头,而不是决定胜负的关键。”

“我既然选择以真身降临,那么除非黛薇儿愿意下场与我展开一场生死厮杀,归墟愿意出手拦截熔金,至于阿赖耶,祂还无权插手真神之战!”

行走间,身周金色汪洋内有无数圣音高唱的女子神明,俯身低头在伊西丝耳边,一字一顿道:

“而这种结果,其实我比你更期待!”

“若黛薇儿真敢在此时此地与我生死搏杀,那我将拥有更好的选择,无需再觊觎你的生命神权,群星的未来,远在此界所有神权之上!”

“所以啊,我比你更期待那个家伙的到来,以及黛薇儿不得不亲自下场的情形出现。”

关于这一点其实早已和某些人达成共识的金发女孩,仍不禁觉得有股寒意弥漫全身。

这位大地母神,几乎已经将全部的可能都算计在其中,而祂最大的倚仗,赫然是祂自己!

祂倚仗的是自身强横的实力,而不是任何外物、计谋,所以祂近乎毫无破绽。

一切的计谋在纯粹的力量面前,显得终究是那么微不足道。

“你为什么称呼他一直用‘那个家伙’?你是不是也不知道他的名字?”

女孩忽然转头问向俯身在一旁的女子神明,小脸认真地问道,然后一脸骄傲,声音清脆有力道,

“我知道!”

“但我不告诉你!”

盖亚突然有些莫名恼怒地凝视着面前的女孩,冷冷直起身子,转身离去,只丢下两个冷硬如石的字。

“幼稚!”

当年那个执掌群星神权,出生年代比之祂还要古老,而不可考的男人,至死也不曾给这座留下一个名讳。

哪怕他救下了整座世界,

祂对那个家伙的观感其实很复杂。

一方面,祂本有望在万年前就突破至神上神的地步,只是对于这座尘世而言代价大了一些。

但只要自己能突破至神上神,在祂看来,这些代价都是可以接受的,可那个男人却不这么认为,结果他亲手阻断了自己的道途。

可另一方面,他却完成了昔年阻断祂道途时,对祂的承诺。

以点燃自身为代价,拯救了整座世界。

但是……

“这终究只是一时,以暂时的牺牲为代价换来的和平,是虚假的!唯有自身的强盛,才能换来真正的和平!”

祂仰头望向天幕外的星空,轻声低语。

时间缓缓流逝。

就在一个时辰已到,女孩身周竟不受控制地浮现出种种玄妙符文。

祂抬头望去,属于根源之海的召唤已经近在咫尺。

而就在这时。

位于世界树树冠之上的两位女子猛然转头。

只见浩渺云海滚滚涌动,大风撕裂声犹若旌旗升空。

那悬浮在北境上空的万里流云旋转若龙卷,骤然下沉,形若倒斗,声势浩大而恢弘!

有人一脚踩塌了万里流云,仿若年少时踩碎满城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