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8章 你不是他

九鬼压棺 桃花渡 3026 字 4天前

这一下像是数不清的钢丝钉到了肉体之中,千丝万缕痛入心扉,眼前一下就发了白。

但我心里清楚,不管多疼,挣脱出来才是最重要的——感觉的出来,那些“丝线”争先恐后钻进皮肉,一寸一寸往上积累,拼命的吞噬行气,时间长了,我也得成了干儿。

吃行气……世上竟然还有这种东西?

可我根本就挣扎不出来,那只脚好像进入到了拔不出的泥淖里,越陷越深!

眼看着那些丝线从左脚顺着脚踝,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越来越靠上,我第一次有了一种濒临绝境的感觉。

根本没法运行气,越运行气,这些东西吃的就越欢!

这个情况,是谁都会慌,但是慌没用。

我拼命把慌的情绪压下来,冷静,冷静,我非得想出法子不可……

不行,日了狗了,这东西什么都不怕,根本就想不出主意来!

这一次,难道好运气真的要用完了?

但是,我不能就这么死了。

就在这个时候,那个大汉拨开了头上的玻璃碴子,对着这边就跑了过来,我心里一动,立刻用观云听雷法测算出了他的位置,一把抓在了他的脚腕上,迅速把自己的行气给收了回去。

而大汉不知道发生什么情况,本能就把身上的行气给激出来了,这一下可倒好,全部的丝线,跟见到了磁石的铁屑一样,丢下了我,对着大汉身上就缠绕了过去!

我立马抓住了机会,另一只脚把七星龙泉勾过来,趁机就往外头跑。

可根本跑不快——那只脚太疼了。

井驭龙觉出来了,立马奔着我所在的方向就冲了过来——好快!

躲避是没法躲避了,他身上有那种东西,跟他碰上,没有好果子吃,我索性转过了七星龙泉,倒是对着门口的大柱子砍了下去。

大柱子轰然落在了井驭龙的头上,一下把他牵绊住了,我抓住了机会,直接跑了出去。

可刚一转身,身后一阵巨响,就是井驭龙好整以暇的声音:“你跑不了了。”

你哪儿来这么大的自信?

来的时候,我记住了这个地方的布局,是一个“回”字形走廊,楼梯在乾位,过去就能找到。

虽然一只脚剧痛,可跑出去也不算什么难处。

果然,没有几步,就把身后那片声音给甩下去了。

一边跑一边还寻思,也不知道程星河他们跑出去了没有。

前面就是楼梯了,估摸着他们会等在大门口跟我汇合。

结果到了楼梯的位置一看,我一下就愣住了。

之前清清楚楚记着,楼梯出口就在这里,可怎么楼梯不见了?

好像——凭空失踪了一样!

这一下,身后又是一阵吵嚷的声音,我一寻思好看不吃眼前亏,先躲起来再说。

眼前有一扇红门,门把手上有薄薄一层灰,平时肯定没人进来,就开门躲进去了。

一阵脚步声从甬路口飞快的踏过,越来越远。

我这才松了口气,可这一口气一泄,立刻觉出来,左脚疼的痛彻心扉,脑门上早炸起了一层冷汗,只是生死攸关,都没理会到。

低头一瞅左脚,我一身鸡皮疙瘩就立了起来。

只见那一只脚上,密密麻麻全是针眼一样的东西,跟唐义之前一模一样,摸上去,得嘞,骨头都碎了。

我立马拿了白藿香给的伤药,要敷上去,可一开药瓶子,我只好又把药瓶子盖住了——这药的味道实在太浓烈了,真要是敷上,一层楼都能闻到那个味道,立马就得找到我。

只能先忍一忍了。

过了一会儿,外面的声音彻底安静下来了,我寻思是不是找不到我,不找了?

于是就拄着七星龙泉,小心翼翼的从红门里面出来了。

出来一看,外面果然安安静静的,我心里顿时高兴了起来,就大着胆子出来,重新找出口。

可这一次一出来,我就觉出不对劲儿——周围太安静了。

这地方下面跟个鬼市一样,热热闹闹的,怎么也能听到点声音,可现在,四下里一片死寂,只有我伤脚拖在地上的动静。

而且——我四下里寻摸了一圈,后心就慢慢的凉了。

这地方,根本没有任何楼梯。

也找不到一扇窗户。

跟鬼遮眼一样。这地方有阵,我被困在阵里了。

难怪井驭龙来了一句,我出不去了。

我立马就想运行行气,去看看这个阵法的阵眼在什么地方,破开了再说。

可一运行气,浑身别提多难受了,看来那些细线,不光吃行气,还损伤了经络。

妈的,哪怕用了二十八星宿调息,短时间之内也根本没法恢复,这才是阴沟里翻船!

一股子焦躁涌了上来——要是我七天出不去,那我们厌胜,就不战而败,归了他们崇庆堂了?

我这才觉出了后悔来。

可后悔也没屁用了,比起后悔,还不如把精神放在眼前呢!

来来回回拖着伤腿不知道蹭了多少圈,再一次看到那扇红门的时候,体力透支不说,也开始饿了。

时间不短了。

这种感觉是十分压抑,十分绝望的——我忽然想起来,以前老头儿主持迁坟,挖出了一个棺材,那个棺材一打开,众人都吓傻了,只见棺材盖子上,全是干涸的血迹,还有指甲的划痕。

而尸体的十根手指,也交错纵横都是伤——那是一个孕妇,难产没动静了,就被下了葬,叫现在来说,肯定是“假死现象”,人入了土又醒过来了,拼命挣扎要出去,却怎么也出不去,最后活活憋死。

我现在所处的地方,虽然比棺材大,可那种绝望和窒息,一点差别也没有!

扛不住了,比起漫无目的的绕圈,还是先保存体力吧,我坐在了地上,觉得左脚越来越疼了,心一横,妈的,被抓就被抓,哪怕被抓,那也有一丝生机,比憋死在这里强。

这么想着,我就把药瓶给拿出来了。

结果刚要把塞子拔下来,就听到了一阵很古怪的声音。

“窸窸窣窣……”

像是——有东西在爬!

卧槽?我第一个反应就是爬爬胎。

不对啊,这地方的气候并不适合爬爬胎,那能是什么,死人蛟,麒麟白?

前段时间跟那种东西打交道,搞得我有了爬虫PTSD,立马站起来,奔着那个方向看了过去。

微光之中,我看清了那是个什么东西,一下就愣住了。

那是啥啊?

只见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穿着一身白衣,四脚着地——速度别提多快了,好像她天生就习惯用这种姿势行走一样。

贞子?

这东西从哪儿冒出来的?

我想看清楚她是个什么来历,可行气受了很大的损伤,一运行,体内就是一股子剧痛,不由自主就往后退了一步。

这一退可倒好,撞到了身后的栏杆上,当时就是“嗡”的一声巨响。

不好了……

那个东西迅捷的动作一下就停住了,猛地抬起头,也看向了我。

乱糟糟的长发下面,是一张惨白惨白的脸。

这可坏了——我头皮一炸,这玩意儿真是恶鬼,我现在的身体,还真没法把她给怎么着了!

只听“扑簌簌”一阵响,那个女人就以极快的速度,对着我爬了过来,我倒是想退,可哪儿有她快?

那个女人露出了一个阴森森的笑容,拔地而起,对着我就扑了过来。

我立马闻到了一股子女人身上很少见的膻气。

“当”的一声,我应声而倒,脑壳一阵剧痛,就看到那个白脸盖在了我脸上,膻气喷过来,我一歪头差点吐了。

真想不到——我他妈的最后竟然是不明不白死在这么个地方,下了地都不知道怎么见列祖列宗——不对,我他妈的也不知道谁是我的列祖列宗。

但没想到,就在这一瞬,我听到了身上那个女人,发出了一个“叽叽咯咯”的声音。

跟夜猫子进宅似得,别提多刺耳了,但是,能分辨出来——她在笑。

笑?

而她接着就说道:“看你这个怂样,也知道不是他。”

他?我一皱眉头,这个怪女人,是来找人的?

找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