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周幼平:我当初就不该......

斯塔克又和周幼平聊了几分钟的地狱后才挂断了电话。

随后,斯塔克继续在酒色中放浪形骸,偶尔还会应付一下走过来打招呼、拍马屁的人。

派对继续着,欢声笑语、嬉笑怒骂、纸醉金迷.....

时间就在在这样的氛围下流逝着......

不知过了多久。

这时,举行正派对的大厅的大门突然在“嘎”的一声中被推开,然后撞在一旁的墙壁上,发出“咚”的一声。

突兀的动静使得原本热闹的派对霎时间安静了下来。

大厅里的众人下意识看向了的大门的方向。

接着,他们看到一个身影高大伟岸的男人。

男人身高一米九出头,那刚毅且立体的五官充满着雄性荷尔蒙气息。

他穿着一身乌黑却反射着光泽的黑色及臀大衣和宽松的黑色工装裤,大衣下是血红色的内衬。

最让引人注目的应该是他那头勉强能盖住一半脖子的红黑色相间的中长发,飘逸的头发在风的带动下如同一团颜色诡异的红黑色烈焰。

这个男人的举止充满了攻击性。

他那双比例开阔的大眼睛如虎视龙顾般的扫视着大厅各处,双眸中的气势好似能侵蚀一切火焰,但双眸的漆黑颜色又令其如能瞬间吞噬掉眼中一切的黑洞!

那半开半闭的嘴巴里露出半口好似要择人而噬的利齿。

加上其伟岸的身材。

这让人感觉就是一条刚从火山岩浆里苏醒,带着未干的岩浆跑出来猎食的黑色巨龙。

在场的人顿时被这条突然闯入“黑龙”的气势给震慑住了。

数秒过后,人们这才陆续从恍然清醒过来,然后大多数人都假装不在意,随便找人聊天以此避免与“黑龙对视”顺便掩盖先前的丢人行为。

有人好奇“黑龙”的身份,对其报以探寻的目光。

有人垂涎“黑龙”的“美色”,准备上前交流。

有人为自己先前的失神感到耻辱,然后招来侍者,想让侍者排除一下“闲杂人等”混进来的可能性。

.......

突然推开大门的“黑龙”自然就是被斯塔克邀请过来的周幼平。

那红黑相间的发色是周幼平为了掩盖白发特意用血液染的,一开始周幼平是打算将血液的含氧量调到最低使血液颜色变成黑色的,但他突然觉得自己以前从没染过发,好不容易染个不如玩个花样试试?

然后就有这么个发型。

按理来说,周幼平应该是在斯塔克的人的带领下“平平静静”地进来,而不是这副如果手上提着支枪就能抢银行的这样气势汹汹的模样。

不过这一切都是有原因的。

那个斯塔克派出接周幼平的人现在正在周幼平门口吐呢,不方便进来,所以周幼平只好自己推门进来了。

为什么斯塔克的人会吐呢?

只因为周幼平脾气不好......

丫的!那个司机对比了周幼平原来的照片后,非要周幼平证明“我是我”!

周幼平不是马特的律师同行,口才不好,没法证明自己,而且耐心也不好。

因此,周幼平瞬间气得变大了。

司机看到周幼平变大后瞬间认为周幼平成功的“证明了自己”,可以上车了。

但周幼平火气已经上来了,哪里还有耐心坐车?

憋得火气搭车可是很难受的,万一一个不小心变大了把车子撑爆了怎么办?

所以周幼平没坐斯塔克派来接他的车,而是决定让司机在手机上指个位置,然后周幼平自己过去。

可周幼平需要司机带着才能进场啊,所以周幼平决定把司机带着。

如此一来,司机在周幼平的帮助下在高空中体验了一番“速度与激情”。

然后,那个负责给周幼平带路的司机承受不来,就吐了。

周幼平的目光终于锁定了一个方向,他找到了斯塔克的位置,然后大步走了过去。

周幼平大腿快速摆动十几下后就到了距离斯塔克三米外。

这时,斯塔克的保镖哈皮挡在了周幼平面前。

对,那个去接周幼平的倒霉司机并不是哈皮,哈皮在接到自家老板的任务后很快就有转派给了手下的小弟。

哈皮明显是认不出现在这个样子的周幼平,因此他准备履行职责不让危险因素接近自己的老板,除非周幼平能证明“我是我”。

这时,斯塔克突然开口道:“让他过来。”

斯塔克虽然不认得周幼平的新形象,但他却十分奇妙地认出了周幼平的眼神。

嗯,每次他用骚话把周幼平惹恼之后,周幼平都是这个熟悉眼神。

斯塔克看到周幼平这个眼神后,他下意识想起周幼平用手将战甲从他身上掰下来的样子,那种一个不小心就被捏碎身体的感觉让斯塔克留下了阴影。

这导致斯塔克每次被周幼平用这种眼神看了一眼后他就下意识想要正襟危坐起来。

斯塔克对着自己这种类似于恐惧的反应十分不满,故而他经常故意惹来周幼平这样的眼神。

见到的次数多了斯塔克就习惯了,也熟悉了。

因为斯塔克认出了周幼平,这避免了周幼平一晚上被同一个问题气到两次的可能性。

周幼平走到斯塔克面前,这时立刻就有侍者拿来椅子放在周幼平身后。

周幼平坐下。

斯塔克:“你来了。”

周幼平朝四周指了一圈:“这有什么可玩的?”

周幼平没参加过这种派对。

当前这场派对并不是泳池派对啥的。

所以该穿的大家都穿着。

这派对也不是周幼平以前参加过的生日派对那般吵吵闹闹。

这里没有游戏机、没有电影荧幕、更没有人唱K。

在周幼平眼中,这场所谓的派对只是一群人拿着个装着不同酒水的高脚杯走来走去,相互聊天,只是在言行举止与正式场合相比更自由些而已。

说这时,斯塔克突然转头喝掉了身边一个美女手里的高脚杯中的酒,然后将左右的美女搂在怀里。

做完这些后,斯塔克朝周幼平挑了挑眉毛,说道:“有趣的东西都在深处,你四处走走才能懂得这种派对的趣味所在,像我就已经找到了我的‘乐趣’。”

周幼平似懂非懂,然后果断站了起来,转头走向了别处,企图按照斯塔克所说那样通过“四处走走”来发掘乐趣。

派对里的一些交际花朝周幼平这边靠近,然后在“不经意间”地将自己认为较好的姿态摆在周幼平眼前。

在她们看来,能出现在这场派对里的人中能够做到不仅不需要讨好他人而且还能和斯塔克谈笑风生的周幼平绝不只是非富即贵那么简单,必须还得是大富大贵的那种!

即使抛开别的不说,即使周幼平不是什么大富大贵的人,仅凭那脸那身材......

交流一下,不亏!

这时,胡乱逛着的周幼平突然通过灵敏的鼻子闻到了一股诱人的味道。

周幼平的眼睛顿时从斯塔克身上脱离,然后转头看向那股味道传来的方向。

最终,周幼平的眼睛看到不远处一个面容美丽、身姿婀娜的东欧少女.....

周幼平走过去,伸出一根手指点在东欧少女的肩膀上。

东欧少女也是好奇周幼平的人中的一员,周幼平从进门来一系列动作她都有看着。

东欧少女感受到周幼平手上的温热后,她原本白皙皮肤瞬间泛起了粉红色,加上东欧少女眼神中流露出的期待,这是一副非常诱人的画面。

东欧少女身旁又一个在一开始就一直在向她示好的追求者。

那个追求者看到这一幕后忍不住抡起的袖口似乎要捍卫自己的爱情。

可在他抡袖口的过程中,他感知到自己胳膊的粗壮程度,再看看周幼平的胳膊,再想到周幼平先前和斯塔克谈笑风生的样子,他赶紧把手插进了口袋。

在东欧美女的期待中,周幼平说话了:

“麻烦,让一下。”

闻言,少女顿时愣住了。

周幼平见对方没反应,只好将手伸到抓向少女身后的......桌子。

“嘎~”

一张四米长的大理石桌子在周幼平的拽动下横向挪移出一米。

这时,周幼平终于看到了他要找的东西。

那是一种周幼平叫不出名字点心,看起来很贵的样子。

诱人的香气让周幼平口中唾液弥漫。

周幼平单手端起盛满几十块点心的大盘子,然后转身离去,行走时,他抓起两块糕点塞进嘴里,随后道出一句“真香”。

一直关注着周幼平那边的斯塔克看到这一幕后,他一脸恨铁不成钢地将巴掌印在自己脑门上。

就这样,周幼平无视了各种“暗示”和搭讪,一路开吃。

随着周幼平展现出自己的食量,逐渐就没人过来烦他了。

还别说,斯塔克参加的派对所提供的食物绝大部分都比周幼平平日里叫的外卖好吃的多。

周幼平心想,如果每次跟斯塔克出去玩都能吃上这样的美食,那么他的“守斯塔克待‘丧鞭’计划”也不会无聊。

派对结束后,吃饱了不想动的周幼平坐着斯塔克的车回到自己的住处。

临别前,周幼平一再对斯塔克叮嘱道:“下次再有好玩的记得叫我。”

斯塔克微笑着对周幼平比了个“OK”。

汽车开动后。

斯塔克觉得自己已经看出周幼平想跟参加活动的目的了——就是想蹭一顿好的。

但向来我行我素的斯塔克也不觉得这样有什么不好,相反,在“最后的时间”里,能有一个他真正认可的朋友陪伴这已经让斯塔克感到很不错了。

因为“人之将死”的缘故,斯塔克对于科研方面的失去了往日的进取之心,反而在感情方面细腻起来的,他这几个月来“重返花丛”就是为了让原本已经确定感觉的小辣椒对他失望,好让小辣椒在他死去的时候不会为他伤心难过。

处于“感情细腻”状态下的斯塔克很快意识到他未来的活动中也并不是每一场都有美食成分在内的!

为了不让周幼平在那些没有美食成分的活动中感到无聊,然后热情被无聊消耗掉,最后不再想跟斯塔克一起玩,斯塔克对驾驶位置的哈皮吩咐道:“只要是美食成分的活动都给他幼平发一份邀请,没有美食的不用叫。”

“好的,老板。”哈皮回道。

在未来某天,周幼平悔恨地说道:“如果我知道会导致这样的结果,我当初就不该吃那口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