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伤在哪里?

沈婉毫无意外地,在晚饭时分,见到那个家伙大刺刺地又从正面进来了。

她朝侍应生挥了下手:“他只需要一碗面,给他煮一碗,打发他吃完赶紧走。”

容皓可不干了。

他傲娇地踱到她面前,在收银台前坐了下来:“不是啊,沈老板,这就是你做生意待客的态度?一碗面?你这是面馆?”

沈婉瞟了他一眼,懒懒的:“你是客人?我怎么不记得之前几次你付过钱?”

容皓哂笑了一声:“你这家伙,现在出来做生意了,就只记得钱了?”

沈婉才不理呢:“在商言商。得了,不吃面,那赶紧走吧,我这里客满了,别处去吃吧。”

容皓在她脑袋上打了一下:“真是个坏丫头。陪我吃顿饭吧,就一顿饭,我保证付钱,这还不行么?”

沈婉毫不退步:“第一,我吃饱了,陪你,是没有办法的了。第二,我这里没空位了,真没有。你想找人陪吃饭,还不是容易的事吗?我给推荐个地方成吗?”

他什么墨镜鸭舌帽的,一概没戴,那模样,就是大刺刺地在告诉全世界,他就是纳兰容皓,快点来拍他吧。

她才不上当呢。

眼看结账的客人排在他身边,正伸长脖子看着这两人唇枪舌剑的,沈婉忍不住推了他一把:“别妨碍我做生意好吧?”

后面的客人忍不住道:“啊,你是容皓吗?”

容皓扬起一个灿烂的笑容:“当然是啦。这张脸,还能有第二个人能有吗?”他揽住了旁边沈婉的肩,“抱歉了,我女人脾气不太好,希望你们下次能多多光临,帮衬我们的生意啊。”

客人连忙掏出笔记本让他签名。

本来拽得要死的人,现在居然有说不出的好脾气,还真让人又合影,又给签名的。

临走,还不忘了道:“这次给你们打八折,下次,多多照顾我老婆的生意。”

他笑得蜜都快滴出来似的了,沈婉却看着恶心。

她冷冷地道:“你是老板?还是投资方?打八折?那剩下的两折,钱我可记你头上了。”

容皓也完全不介意:“我是为你好啊。不过,钱我全包了都行。”他嬉皮笑脸的,“只要老婆你开心。”

女朋友,已经升级为老婆了。

旁边的侍应生听得鸡皮疙瘩直冒。

沈峰正巧从后厨钻了出来:“婉儿,快点来。”他急急地道,“财政司的司长到我们这吃饭来了,你给做几样拿手菜吧。”

看见了容皓,他明显一愣,容皓却已经眉开眼笑地迎了上去:“爸爸。”

爸爸?

沈峰傻眼了。

沈婉忙跟了上去,踢了容皓一脚:“别瞎说。”她警告地瞪着对方,“爸,他疯了,今天还没吃药呢。我马上跟你到后厨去。”

沈峰的脚却迈不动了,他直勾勾地看着容皓:“你……你是不是那个大明星纳兰容皓?”

如果没有记错,女儿曾经当了那人很久的经纪人呢!

容皓一个劲地点头:“是呢,是我呢。我和婉儿五年合作,日久生情……”

日……

沈峰的嘴张了又合,就是说不出话来。

前几天晚上,女儿和一个大酷哥在车上吻得天雷勾动地火的。

才几天功夫,就跟另外一个大明星老公老婆地互称了?

他忽然天旋地转的,有些反应不过来啊。

“你滚远点。”沈婉推了容皓一把,拉住父亲,“我们去厨房。”

沈峰浑浑噩噩的,被沈婉拉着,来到厨房还没回过神来。

他给女儿打着下手,要剁蒜末切成了葱,要切姜丝摘了芹菜。

沈婉无可奈何的:“爸,你不要听那人胡说。他就一个演戏的,说话能有几分是真的?”

沈婉亲自给客人上菜去了。

沈峰坐在椅上,半天才回过了神。

他拍了下手,几个学徒伙计围了上来。

“你们说,哪个才是我女儿的真命天子啊?”

有人说是上回帮忙收银的帅哥,有人消息灵通的,说是报上都登了容皓和沈婉的吻照了。

沈峰一拍大腿:“你们也都不肯定是吧?”

“没关系。”沈峰把兜里的本子一掏,“多大的事情啊。我们下个注呗,我来做庄。押大押小,买定离手了,一注,起码一百块,怎么样?我知道你们今天刚发工资的,一定有钱的。”

伙计们面面相觑着。

这确定是亲爹么?

多则十注,少则一注。

沈婉替容皓调干面的时候,旁边数道视线都盯在她背上。

她回头一瞥,那些视线狼狈地纷纷缩了回去。

怎么回事啊?

她疑惑地思索着。

容皓还没吃面,已经喝了大半瓶酒了。

“喝死你。”沈婉不客气地鄙夷着,“拿去。吃完,滚蛋。”

容皓叹了口气:“今晚任务没完成啊。”

他趁沈婉皱眉的时候,猛地凑上去,在她脸上啄吻了一口,活像一个顽皮的孩子。

沈婉也不含糊。

她使劲一踹,他连人带椅都翻在了地上,发出哎呦的喊疼声。

旁边几双眼睛,如饥似渴地看着他。

他瞧见也心惊了:“你这些伙计怎么回事?他们是我的粉丝?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他沾沾自喜了起来,“也真是的。虽然我这么帅,但这样的眼神还是太那啥了……”

“拉倒吧。”沈婉嗤之以鼻,“除了你的粉丝,我完全不觉得有人可能会对你有幻想。”她一回头,果然那几个人又慌乱地别开了眼睛。

她皱起了眉,走了过去,脸上还是带着笑:“怎么?他来几天,就成你们偶像了?也行,我允许你们现在跟他签个名,合个照,弄完,我要踢他出去了。”

几个人低下头,看着地板:“那……那倒是不用……”

其中一个女服务生委屈地道:“我要输了……我……”

“输?”沈婉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什么输?”

“赌输。”那丫头眼眶都红了,“我下了十注,赌之前那个酷哥哥赢,结果,那个酷哥不来了,现在来的天天都是纳兰容皓这个大明星……我输了啦……真输了啊……”

沈婉的脸沉了下来:“赌?赌什么?”

傻乎乎的丫头照实说了:“您爸爸开了赌盘,我们押注,看到底谁是您男朋友。我就要输了啦……”

她还有脸哭?

沈婉觉得该哭的人是她好不好?!

她怒气冲冲地冲出了厨房,在办公室里逮到了老爸。

“得了,你下十注好了,我给你个提示,跟那个明星,是差不离的……”

看见女儿满脸怒容地走了进来,沈峰连忙捂住了话筒,假装道:“啊,老孙啊,我女儿交到男朋友了啊,大喜事呢。我在我们家私房菜馆摆了一桌,明天晚上务必要到啊。哎呀,哪里能收钱的呢?我请,我请……”

他忙不迭挂了电话,讪笑着:“你说,这么大的好事,我请人吃饭,大家庆祝庆祝也好啊。”他半带试探地道。“明天晚上,你那个大明星男朋友有没有空?能一块出席么?”

沈婉只道:“爸。你是不是拿我的事情去开赌了?”

门口挤了好几个脑袋,黑压压的。

沈峰抵赖不过去,只能讪讪地笑了:“也……也不是大事……”

沈婉彻底地绝望了。

她摆了摆手:“把钱退还给人家。以后这种事,不要提了。”

她忽然觉得哀莫大于心死。

这样的时候,她内心所有的苦闷,没有地方可以诉说。

唯一的亲人,还拿她的私事去开赌局!

她揉把脸,无比疲惫地走出店里。

店员唤了几声,她只是摆手。

不想操心太多了,她只想现在,一个人安静安静。

背对着那些人,她一个人,泪流满面。

她莫名其妙地牺牲了她刚萌芽的爱情,就为了这档破事!

说不出的苦闷,让她简直想尖叫了。

不,不对。

她沈婉,怎么能让这样的事情,把她牵着鼻子走?

本可以和容皓扯破脸皮,拒绝陪他再演下去的……

只可惜,为什么,心里兜兜转转的,还是想着的,他是那人的弟弟,是那人成全的结果……

她的眼泪垂进了唇中,苦涩难当。

她一个人,漫无目的地在街上走了一阵,才坐在了街边。

她的眸子投射往了远方,不知道在思索些什么。

马路那边,变故却在一瞬之间,就发生了。

一辆失去控制的车子在马路上盘旋着,很快就撞到本来并排而行的另外一辆车子。

巨大的后坐力,让两辆车子斜着撞向了马路边。

沈婉的思索被打断了。

她快速地起身,以手抱头,飞快地逃开,生怕被波及。

可惜,她的动作太慢了。

一辆已经撞到了街边商店的橱窗。

玻璃哗啦啦地全碎了。

碎片喷了一地。

另外一辆,撞到了街边的路灯。

旁边的沈婉只能蹲下身子,捂住了脑袋,承受着这一阵玻璃雨。

更要命的,还在后面。

巨大的灯柱被撞弯了。

哐当一声重响,灯柱砸到了车背上,把车子砸出一个大窟窿。

锐利的灯帽,直直地往下。

沈婉蹲下了身子,脑袋仍旧被砸了一下。

她顿时头痛欲裂。

鲜血,从被划破的头皮里飞快的渗了出来。

她的视线被鲜血模糊了。

眩晕袭来,她眼前一昏,无力地软坐在了地上。

街上的车子警报声,响成了一片。

救护车的声音由远及近。

车后门一拉,一个人跳了出来。

“伤员在哪?在哪?”那个穿白大褂的冒冒失失的,他一不留神,把沈婉的没受伤的手背,也给踩了一下。

“痛……”沈婉觉得自己快挂了,地上都是玻璃碎片啊,他这么一踩,地上的玻璃都嵌入她的掌心了。

那人吓得脸都白了:“你别死啊。我第一次跟出车。来,是不是美女,要不要人工呼吸和心肺复苏?”

“我要……投诉你……”沈婉艰难地呼吸着。

她一抬头,似曾相识的一张脸跃入眼帘。

那人也愣了。

半天,他以超大分贝的声音高叫了起来:“哇咧,你是容若的女朋友!”

他连忙把沈婉搀扶了起来,送进了救护车里。

她满脸的血痕被迅速地清洗着。

但是,她的耳朵,也迅速被聒噪的声音填满了。

“你怎么会在这里?”

“你怎么不给容若送东西吃了?”

“容若把玫瑰花都剪下来了,是送你的吧?”

“容若今晚让我来,要是他来了,就……”

巴拉巴拉。

沈婉索性闭上了眼睛,昏了过去。

她庆幸,自己被砸到的位置,是脑袋。

沈婉刚被送到医院,默言就一路大呼小叫:“容若,纳兰容若!纳兰主任,你女人在我手里……喔,不对,你女人昏了,快点来救她,不晓得会不会挂!”

他从医院门口一直喊到急诊部,所到之处,无限瞩目。

容若早已奔了出来。

沈婉其实已经醒了。

可是她不好意思睁开眼睛。

这辈子,最丢脸的事,似乎都发生在那人面前。

容若脸色似乎比她的更白。

他的手指,探到她鼻下。

那么一丝消毒水的干净味道,就闯入她的鼻端。

他的心一松,脸上紧张的神色,也随之散去。

紧阖着眼睛的她,只听见他在问:“昏过去多久了?主要伤在哪里?”

他温热的手心,拂开她的发。

那么的温柔,那么的小心翼翼,她的泪水,就那样,不受控制地垂落了。

她被推进了急救室里。

指尖,擦去她眼角的泪:“那么疼?”

“咔嚓咔嚓”的声音响起,她的头皮触到了冰凉的器具,猛地,整个人就睁开了眼睛。

他没有诧异,只轻声道:“等会给你缝合伤口会打麻醉针的,别怕。”

她的泪真要掉下来了。

“那是我的长头发……”她哽咽了,他肯定把她剪成一个丑八怪了。

“头发重要还是命重要?”他嗤之以鼻,但是手下动作,依旧轻柔。

头皮的撕裂缝合了七针。

她的柔嫩手心,也被嵌入了不少小玻璃碎渣。

他耐心地一点点清除了。

消毒酒精抹上时,她疼得直抽冷气。

他的动作慢了半分,口罩之后的唇也动了动:“打个电话通知家里人吧。你等会要去做一个脑部CT检查,我估计你一定脑震荡了,一定要住院的。”

她阖上了眸子:“没有必要。我爸照顾不了我的。没大事。我自己可以的。”

他的眉蹙了起来:“你非得这样逞强?”

她能了解,看到担架上扛下来的人是她的时候,他要多努力才能克制住那一刻涌上来的强烈心慌吗?

“不是逞强。是真不行。”她别过了脸,“我伤的是脑袋,不是手,也能干事情。”

他无情地宣布:“你两只手掌心全部受创,建议你不要沾水。所以,你横竖要人照顾的。”

沈婉没有睁眼:“我的掌心受创,拜你家急救医生所赐。还好,他没踩断我的手,我已经烧了高香。”

容若瞟了默言一眼。

默言的脸已经涨红了。

容若轻叹了口气:“等会,我会替你通知容皓的。”

“不劳你费心。”她的口气也淡淡的。

伤口被包扎好,挂上了吊水,她被推进了病房里。

消毒水的味道,充斥着她的鼻腔。

她艰难地动着手指,给父亲打了个电话过去。

听见她最近要出去几天不回来,店也不开了,沈峰开心地像个孩子。

容若默默地给她端来了一碗白粥。

看她挂断了电话,他才看似无意地问道:“你到底是多惯着你父亲?你受伤,为什么不让他知道?”

“知道了又如何?”从母亲去世之后,父亲一直靠她照顾着。放几天假,他能去赌上几天几夜不归家的,她受伤与否,对他来说,并没有什么区别。

“我需要请看护,就这么简单。”

他没有做声。

一调羹粥,勺到她面前。

她别扭地:“我自己来成吗?”

“你觉得你可以?”他隐隐有些动气了,“你到底要逞强到一种什么地步?”

她知道,他这个前暧昧对象,到底对她有多心痛吗?

他打了电话给容皓。

容皓只是诧异了:“啊?她要休息几天啊。啧,那我岂不是几天上不了头条了?”

一说到照顾,他便嘻嘻哈哈的:“你觉得我能去医院照顾她啊?替她找个看护吧。大不了我出钱。”

出他的大头鬼!

男朋友这样,当爸爸的这样,她什么事都为别人去着想,可到头来,人家都以为她是女金刚,任何事情都击不倒的,谁会心疼她?

只有他!

她瞪着容若。

他才勉强压下了自己的恼怒:“喝吧。喝完,我给你料理一下。现在大晚上的,没有看护可以临时来给你守夜的。”

又流血,又缝针,又疼又怕,此刻有一碗温暖的白粥喝下去,她的胃和心,确实都暖了。

虽然她的头还是昏得要死。

“躺下吧。你刚吃了东西,可能会想吐的……”他无情地宣布。

这可恶的家伙。

她刚想骂他两句。

果然,阵阵恶心的感觉袭上心头。

她忍不住了,趴在床沿,痛苦地吐了起来。

她吐得脸都红了,又是丢脸,又是难受。

他只是替她顺着背,端来了温水给她漱口,默默地整理好脏污的地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