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8】容皓番外8

可这句话,竟然没有安慰到一直想要进步的如默。

保姆煮的饭菜也相当美味。

醒来的蕊蕊,也乖地出奇。

可是,她的心情一直是低落着的。

直到她出了容皓的家门,下意识地把手按在了胸口的位置。

她终于找到了这天中午一直不快乐的原因了。

原来,是心口这个位置,一直在隐隐作痛呀……

如默从这天起,就正式成为了容皓家的“座上宾”。

保姆辞职那天,还特地给如默夹了一个大鸡腿。

只是那话,如默听了直打冷战。

“如默小姐,以后蕊蕊小姐就拜托给你了。”

她欲哭无泪。

“老板,你找不到合适的保姆吗?”

容皓叹了口气:“这不是一直在找吗?沈婉去生孩子了,生死未卜的,哎,我哥现在也没闲心帮我做什么事情了。”

沈婉这一昏迷,公司里所有的事情都压在了容皓身上。

他笑容里也少了往昔的几分神采飞扬,眼周的阴影也出卖了他这阵子的力不从心。

如默自然是看得见的。

“不过,保姆走了,我托月子中心的人给我找最好的人来了。估计明天下午就能有一大批人过来面试了。”

如默目瞪口呆。

还面试啊?

这种保姆,不是人才市场一拉一堆吗?

不过,这话她可不敢说。

现在的容皓身家上亿,他的女儿俨然公主一般,怎么能随随便便就找个保姆呢?

“对了,这阵子没有找到合适的保姆,蕊蕊挺喜欢你的,你就先替我照顾着她可以吗?公司那边的事情,我会找其他人跟进的。拜托你了。”

如默的心软得就跟豆腐似的。

容皓开了这个口,她就一口答应了下来:“就几天功夫,可以的,我也很喜欢蕊蕊的。”

蕊蕊在她怀里,睡得香甜。

现在已经8个月的蕊蕊,睡觉的时候仍旧不是很安分。

她必须在如默的怀里才能睡得踏实,换了个人,抑或是把她放回小床上,她立马哭得梨花带雨,十分凄惨。

如默狠不下那心,只能一直抱着她。

软软的蕊蕊,五官秀美得就像画里精雕玉啄的人儿一般,如默在她哭闹的时候,仍然忍不住要亲她一口。

说也奇怪,如默一亲她,孩子就安静了下来,只剩眼角可怜兮兮的泪水垂挂着,让人有说不出的怜惜之感。

如默把孩子抱得紧一些,再紧一些。

虽然开始几天胳膊酸得要命,但是,人的潜能是无穷的。不过几天功夫,她就已经习惯了。

而且,她还发掘到自己身上的潜质。

居然,就是做保姆!

她虽然对家事笨手笨脚,但是,保姆手把手教她怎样给孩子冲牛奶,换尿片,洗澡澡,她居然一学就会,而且,第二次上手,做得比容皓还好。

容皓笑得在沙发上打滚:“米如默,你就一当保姆的料子吧?”

如默气得不行:“我不是保姆!”

“唔,月嫂……”

容皓笑得开心了,旁边坐在小椅子上的蕊蕊却忽然伸手,拍了爸爸的大腿一下。

如默开心极了。

她跑过去,在蕊蕊的脸上亲了一口又一口。

“喂!蕊蕊,你知不知道,谁才是你亲爹?你这么小胳膊就往外拐,以后认识了坏男人,岂不……”

巴拉巴拉。

此处省略一万字一个爹爹心碎的抱怨。

蕊蕊默默地转过了头,选择了忽略老爹。

她朝如默伸出了手,索要抱抱。

“乖宝宝。”如默又亲了亲她,“姐姐要先做点别的事情,没有办法抱着你,你乖乖的哈,先坐一会,等会姐姐陪你玩。”

容皓翻了个白眼,表示不满:“你别老亲我女儿,还口口声声地说自己是姐姐,以后我女儿三观会不正的,吃多了你口水,早晚会变笨。”

如默笨拙地争辩着。

蕊蕊悄悄打了个呵欠。

真是无聊的大人。

这样天天的斗嘴,有意思吗?

还不如来抱抱她,陪陪她呢!

“对了,你要记得,到时候,我们面试的时候,你和蕊蕊也要参加喔。”

“为什么?面试不是你面试吗?”

容皓送了她一个白眼:“如果蕊蕊很不喜欢她,这种人,难道我会高价聘请吗?”

虽然,有了心理预期,如默见到那么浩浩荡荡的面试队伍的时候,还是被吓得够呛。

不知道的,还以为这里是有什么免费派送,才会导致市民这样大排长龙呢。

面试的地点,就选在了容皓的另一处住所里。

对外,容皓当然不能说,这个是他女儿。

他只说,是亲戚寄放的小朋友,在父母出外这段时间,需要找一个人照顾着。

至于孩子的真实身份,等对方被录取了,慢慢自己知道了也不迟。

偌大的住所分成了好几个大部分。

如默抱着孩子,给这些面试者逐一派发了号码牌。

足足有一百来号的面试者,把房子都挤得满满当当的。

只有一个房间是空着的。

容皓就坐在了里面,俨然一副面试官的姿态。

蕊蕊也不睡觉了。

她坐在如默的怀里,眼睛圆溜溜地乱转着。

一个又一个。

来了又出,出了又来。

孩子好奇极了。

这是在玩什么新游戏吗?

“你平常的娱乐是什么?”会有面试官问这种问题的吗?

“我喜欢打麻将!”

Ok,出局!

“我喜欢看小说!”

“抱歉,我觉得你很有可能一看小说,就会忘记去照看孩子的。我想你不适合照顾蕊蕊。”

“我喜欢健身。”

“抱歉,你会不会把孩子当成健身工具呢?我觉得我会有这方面的担心。”

好吧。

如默就这么看着一个又一个的保姆纷纷出局,蕊蕊无聊地打起了呵欠,好想睡觉觉了。

这时,下一位面试者已经开门而进了。

一股香风扑面而来。

如默忍不住打了个冷战。

这女人,是来面试当保姆的,还是来面试当明星的?

真的不能怪如默这样想啊。

因为那个女人,实在,实在太漂亮了!

眉眼描绘如画,腰肢纤细,身材凹凸有致的,更要命的是,那魅惑的表情,那顾盼的风情,真是台上的明星也要逊色上几分啊。

如默明显感觉到了,这个女人进来的时候,容皓的眉头轻轻地就是一挑。

她的心也随之一跳。

难道,容皓虽然是在替女儿面试着保姆,其实,是在给自己找伴?

不知道从何处而来的一种威压感,重重地压在了她的心上。

她整个人都坐直了起来,直勾勾地,盯着眼前这个女人。

摇曳生姿……

这四个字用来形容这个女人,也绝不过分的。

只看她一步三摇地走到容皓跟前,唇角勾起一抹笑意,款款地坐了下来,那眼睛里射出的电力,足以媲美三峡水电站了吧?

“容皓,您好。”她伸出了纤纤五指,“我是来应聘蕊蕊保姆这份职务的。”

容皓勾唇一笑:“你觉得你能胜任?来,说说你有什么优势吧。”

对方不慌不忙地从包里拿出了一叠证书:“我是在港大修读营养学硕士毕业的,来这里应聘之前,我在一家大型奶粉公司担任营养师职务,因为工作需要,我经常得和一些小孩子打交道……”

如默的声音不轻不重的,却足以让屋里几个人都听见:“哈哈。这些证书,在天桥底下十块钱一打。”

女人的脸色变得异常难看。

容皓却扑哧一笑。

说如默笨吧,她真的有时候有几句话,就偏偏戳中了他心底想说但是没说的话。

这个丫头,真的有时候该点赞的。

只是有时候。

女人索性站了起来。

她也不管如默在场,就这么大刺刺地走到容皓跟前,在他膝盖上坐了下来,巧笑倩兮的:“容皓,别人怎么说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怎么想的?”

如默和蕊蕊两个人眼睛都同时瞪圆了。

这个女人,当他们两个是死的吗?

如默咬住了下唇。

那个女人那么漂亮,那么香……

容皓的手,会不会,会不会就……

“我怎么想?”容皓却邪魅一笑,“你希望我怎么想?”

那女人挨了上去,用自己半露的酥*胸蹭着他壮实的胸膛:“我当然希望你录取我啦。我可不仅仅只能当保姆用喔。”

如默的心都悬到了嗓子眼。

她真想冲上去,把那女人一巴掌从容皓身上扇下去。

不要脸的女人!

她还敢不敢把衣服拉得再低点?

要比胸,难道她米如默没有吗?

她正磨牙呢,容皓只轻轻一动身子,那女人已经从他膝上跌倒到了地上,发出哎呦的娇嗔声。

“抱歉,我只想招保姆。别的,我暂时不需要。”容皓把那些证书摔回那人面前,“带上你这叠十块钱一堆的证书走吧。不送!”

美女跺了跺脚:“纳兰容皓,你这个不懂怜香惜玉的混蛋!”

摔得她的屁屁好疼……

容皓却笑了:“美女,我想说,你那鼻子垫得有些太高了,不过,还算是个不错的手术成功。我非常不想说,刚才看见你的时候,我愣了一下。因为我哥哥有朋友在韩国开整容中心,我曾经在那里的优秀手术成果里看见过你的照片。唔,但愿刚才那一摔,不需要让你重回韩国整一遍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