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2】一刀两断!

虽然很快被拍飞,他还是瞄到了老婆手机里调出来的那张戒指的照片。

“啧,这戒指很普通啊。你要这样的戒指才肯嫁给我是吧?行,我明天让人送十枚八枚的给你,把你双手都戴满了……”

他的话还没说完,已经头顶上被若雪K了好几下。

“庸俗!”若雪斥道,“暴发户!没点鉴赏能力!”

容翊委屈了:“那你是要闹哪样啊?”

“你别烦我就好。”若雪继续低头编写着信息。

容翊腆着脸凑过去,亲啄了她的脸颊一口。

“唔?”他轻声地念了出来,“今天见证了好友被求婚的场景,真的好幸福呀,钻戒上的小石头好闪的说!要是我也能收到这么一枚戒指就好了……@沈婉……”

他一脸被雷劈到的表情:“老婆,你是不是期待别的男人送你啊?还把这种信息发到朋友圈?老婆,我刚才要送你十枚八枚,你为什么说你不要?”

若雪死瞪着他:“纳兰容翊,你发疯够了就旁边窝着去。我这里有正事呢!”她懒得理会一脸悲切的容翊,嘿嘿笑了两声,“我就怕,有人看不见呢!”

容翊咬着被角,眼眶湿润地摇着头:“老婆,你已经沾了我的身子,拜托拜托,不要抛弃伦家好不好?”

若雪终于把信息发了出去,长吁了口气,却冷不防被人扑倒在了床上。

“喂!”她挣扎着,用脚凌空一踢,却被身上的人利落地闪避开。“你又发什么神经?”

“老婆你要抛弃我,不就是因为我在床上不够努力吗?”身上的人眼泪汪汪的,“老婆,我会努力补偿,会让你知道,我绝对是个合格出色的老公人选的!”

若雪又好气又好笑:“滚啦。儿子还醒着,在外面呢!”

容翊已经压住了她,热吻一路向下。

他含糊地应道:“儿子有保姆带着呢,还是我比较重要啦……”

若雪笑出了声。

讨厌的家伙。

她伸手环住了他的肩,娇嗔道:“真受不了你,那你快点行不行?”

容翊义正言辞的:“不行!别的能商量,这个真的办不到!我天资过人,抱歉了!”

“讨厌鬼……”她的声音逐渐变得黯沉,渐渐地,又化作了声声娇yin。

夜正长着呢,何必太快呢?

酒吧里,脂粉香醉人。

默言咬着酒杯杯沿,眼睛滴溜溜地四处转着,看着身边掠过的粉嫩身影,眼神迷离。

“哇,美女,好多!”他打了个响指,酒保替他又端来一杯酒。

他晃着杯中的酒液,一看见一个美女接近,就把酒杯递了过去。

“美女,赏脸喝杯酒么?”

女子脸上露出了受宠若惊的表情。

她轻启朱唇,含情脉脉地注视着默言……身边的人,轻声道:“啊,是你请我喝酒吗?”

容若眼皮都没抬:“不是。”

女子有些扫兴,默言已经腆着脸端着酒过去:“美女,他不请你,我请你,可好?”

女子哼了一声,倒也接过了酒杯。

只是下一秒,那杯酒就从默言的头顶一直流到他脖颈上。

“我也请你喝酒!”那美女傲娇地一转身,翩然离去。

默言抹了一把脸上的酒水,舌尖舔了舔。

“真可惜了这杯好酒了。”他坐下,碎碎念着,“一杯十块钱呢!不识货!”

容若在旁边深深地叹了口气。

“你还叹气?”默言斜瞟着他,“我让你来,不是让你喝闷酒的。你的任务,是替我泡个妞!”

容若仰头把杯中酒一饮而尽,放下酒杯时才道:“先天不足,没办【】法。”

默言气得要拿酒瓶子砸他。

他长相算不上难看。

可放在出色的容若身边,就显得太过普通了。

任何一个女子看过了容若之后,视线再调回到他身上,就难免产生一种落差感。

他相当确定,他一直单身的原因,就是因为身边这个人!

早知道,他就不跟这种高富帅做朋友了!

他气鼓鼓地哼哼唧唧着,放在吧台上的容若的手机信号灯一闪,他眼睛就亮了。

“容若,是不是有好看的妹妹微信你?给我介绍下吧?”

看他那猥琐的样子,容若一根手指就把他凑过来的脸给推了开去。

他打开了提示信息。

那是若雪发的朋友圈图片。

他淡淡地看了一眼。

一只钻戒?

模样看起来挺普通的,难道是若雪逼婚的征兆?

忽然,他整个人都坐直了起来。

这只带着戒指的手掌……

他的心狂跳了起来。

这绝对不是若雪的手。

这手,这指,这手背上淡淡的一抹伤痕,都是他再熟悉不过的了。

这赫然是沈婉的手啊!

那上面写的一字一句,他仔细看过,越看,心却越沉。

八卦的默言怎么会放过这样的好机会?

他凑前一扫,已经把内容看了个大概。

“这女人,是想逼婚?”他不屑地道,“是得长得有多丑啊?”

容若苦笑了一声:“不,她的男人,视她如一生珍宝,她要什么,她的男人自会双手奉上,何必逼婚?”

“那是?”

“那是沈婉的手。”容若揉了把脸,“她快结婚了。”

默言真的沉默了。

“沈婉,要和别人结婚了?”他半晌才道,“那你……”

容若空了的杯子里又续满了酒液。

他仰头喝尽,眯起了眸子,不知道在想什么。

默言虽然胡闹,可也清楚他此刻内心的煎熬。

他只能低声劝道:“既然这样,你有什么打算?如果想追,肯定来得及的。哪怕她嫁了人……只是,你家那位比较麻烦……”

容若却撇唇一笑。

“真的要结婚么?”他看着天花板上五彩的吊饰。

她敢结婚,他就敢抢亲!

他绝对不信,她对那个小J能有多深的感情!

他更担心的,是她肚里的那个孩子……

孩子是小J的……

一想到这里,他就痛彻心扉。

那又如何?

他也没有办法给沈婉一个孩子了,既然她已经怀上了,想生下来,他会忍痛去接受,毕竟,那段时期,他并不在她身边,两人也已经分开。

但是,他担心的,是沈婉会不会为了孩子,而选择留在孩子生父的身边……

他深吸了口气,才发现,自己的胸腔痛得发麻!

“你还是喜欢她的。”默言叹了口气,“既然如此,去追吧。沈婉这人吧,虽然太过冰雪聪明,可她真的很适合你。我觉得……”他想了想才道,“我这辈子见到你最不开心的时候,就是和慕容翩翩在一起的时候了。”

容若看着他,眼底有淡淡的怅然。

“容若,你这人,就是喜欢把什么责任都往自己身上扛,平白给自己多少压力啊?这些跟你有个毛关系?你看看,你扛了这么些年,你得到了什么?你让你自己日子都过得生不如死!”

默言猛灌了口酒:“我要是你,如果不是因为慕容翩翩怀孕了,我早踢飞她了。算个什么东西?你娶的是老婆,不是娶个祖宗!”

容若淡淡一笑:“好极,我该把这话录下来,让她好好听听才是。”

默言立马缩了回去:“别,等会她拿枪指着我,我怎么办?”

容若无奈:“你这个怕死鬼。”

“我知道你不怕死,因为你生无可恋了。你心爱的女人都要成为别人的新娘,生别人的小孩了……”他口无遮拦的。

容若的脸一下沉了下来。

“我的事情,我自己会解决。”他冷冷地说完,一指就推开了面前的杯子。

“看你,就只会对我发脾气!”默言还碎碎念着,“你有种对你两个女人发着去……”

容若在杯底压了一张大钞,转身就走出了酒吧。

“喂……”默言在后面追着,“我还不想走啊……”

“那你就继续留在这里吧。”容若头也不回的。

“搞什么喔!”默言哭丧着脸,“你就不能陪陪人家嘛!”

容若已经跳上了车子。

“绝情的人!”他跺了跺脚,身后却有人戳了他的背部一下。

他一激灵,整个人猛地转了过来,却看见了身后的人,赫然是刚才泼了他一脸酒的美女。

她傲气地撇了撇唇:“你身上真臭,让开一点行吗?”

“你才臭,你全家都臭!”默言气坏了,“这酒是你刚才泼我身上的!”

女子嗤笑了一声:“你做梦没做醒吧?就凭你长得这副鬼模样,我泼你酒?我看见你我都嫌伤了眼睛!”

默言浑身发抖。

如果不是他不打女人,早就一巴掌呼上去了。

什么叫贼喊抓贼,他今天算是见识到了!

女子翩然离开。

默言在背后咬牙道:“既然你那么高大上,敢不敢留下你姓名啊?大美女?!”最后三个字,他几乎是咬牙挤出来的。

那女子回头嫣然一笑:“没想到你臭,你丑,还傻。在这种地方,我会告诉你我的名字?好吧,我叫lucy,满意了没有,傻蛋!”

女子头也不回地走出了酒吧,剩下默言一人哑然无语。

人群里有笑声。

默言只叹了口气。

他真是活到头了。

一个研究所毕业的人,被人叫傻子……

他再不赶紧找个老婆,过几年连小学生都可以叫他傻子了!

翩翩坐在了床上,手里捧着一盅燕窝。

电视里的节目乏善可陈。

她自己笑了两声,觉得没意思,低头又吃起了补品。

她就像一头母猪一样,吃了睡,睡了吃,所有人都等着她肚里孩子的出生,然后把她当一块破抹布一样扔掉!

她只替自己觉得悲哀。

镜中的自己,身材已经完全走形。

因为怀孕,脸上也长了些许斑点。

比起其他孕妇来说,她算是漂亮的了。

但是,比起她自己之前的花容月貌,现在,她简直像毁容了似的。

她已经不知道,自己付出这么大的代价来生这个孩子,到底值得还是不值得了。

思及此,肚里的孩子小脚丫踢了她一下。

她心烦极了,竟狠狠地打了一下自己的肚皮:“闹够了没有?你们姓纳兰的,难道就成天一个两个都跟我过不去吗?”

门锁却忽然一响。

她赤足就奔了出来。

果然,是容若回来了!

她眼睛一亮,手里的盅碗一放,就飞奔了过去:“容若……”

容若的声音柔和了几分:“天还凉着,你怎么也不穿鞋?会着凉的。”

翩翩激动得浑身发抖。

容若是多久没有这么好好地跟她说过话了?

她自己都记不清了!

她一叠声地道:“好,我马上去穿鞋子……”

容若却取来了拖鞋,温柔地替她套上。

翩翩掩住了自己的唇。

难道,沈婉的婚讯是真的?容若回心转意了?

她还在浮想联翩,容若已经缓缓道:“翩翩,你的预产期快到了吧?”

她和他一道在沙发上坐下。

“唔,再过一个多月吧。”她含糊道。

容若点了点头,他话语很轻,但是言辞坚定:“所以,我觉得有些事情,我们最好还是在孩子出生之前好好谈开吧。”

翩翩的心一沉,他已经道:“我们曾经签过一份协议,你可还记得?”

翩翩苦涩地点头:“记得,那时协议里已经说明了,你不能主动跟我提离婚……”

“你觉得这样的生活有意思?”他撇唇笑了笑,“于我而言,度日如年,生不如死!”

翩翩一震,含泪抬头看他:“和我在一起,难道就真的那么难受么?”

“难道,守着这个名存实亡的纳兰太太名头,你就当真觉得幸福?”他反问道,“翩翩,我答应过你爸爸,要好好照顾你……”

翩翩的泪已经滑落。

她啜泣着,他却不为所动。

“我就一定会照顾你。你可以放心,哪怕你不出去工作,我也能保证你衣食无忧。可你有这样出色的容貌,有演出的底子,却一辈子被绑在我身边,你甘心么?如果你甘心,你现在肚子里也不会有容皓的孩子了!”

她只是哭。

容若淡淡一笑:“当然,你也可以觉得我是在恐吓你。反正,你想清楚了,哪怕容皓知道孩子是他的,他也不会要的。我不理你们,你们母子两个能怎么求生存?”

翩翩哭得更厉害了。

“去求你大哥?还是二哥?”他声音放得极轻,却像锐利的针尖一般,刺中她最难堪的痛处。“翩翩,你该知道的,你没有其他路可以走的。”

翩翩哽咽着:“你想怎么样……”

她知道,他对她的容忍,到极限了。

本来也不至于的。

都是因为沈婉……

如果不是为了那个女人,容若不会狠心至斯!拿这种事情来威胁她的!

“是你想怎么样。”容若轻推过来一张白纸。“我只有一个要求。我要离婚。”

她的泪滴湿了白纸,却无法感动到他。

他淡淡地道:“孩子方面,我会把他当成我亲生的孩子一样抚养。如果你不放心,也可以把他过继到我名下。你的生活,我也会负责。我每个月会给你一定的赡养费。相信我这笔钱还是出得起的。你如果想在演艺圈东山再起,我也可以去想办法。随你。”

翩翩吸着鼻子:“你就不怕,我带着孩子去死?我怀着的,可是你弟弟的孩子!”

容若笑了。

“我自己都不想活了,我还会在乎你怀谁的孩子?”他边笑边道。

翩翩心里一阵发凉。

没有指望了。

容若已经下了决心,哪怕她真的去死,他也不会再眨一下眼睛的了。

她只能含泪拿起了桌上的笔。

“条件,你开。”他仁慈地道,“翩翩,你该知道,这是你唯一能做的选择了。”

她手指颤抖着,仍问道:“你就那样不喜欢我?你不喜欢我什么,我可以改的。”

泪眼朦胧中,他那张俊朗脸庞却显得更加地陌生了。

那是她爱了许久的纳兰容若。

却又不是那个纳兰容若……

“喜欢一个人,她做什么,我都喜欢。不喜欢一个人,她做什么,我都不可能喜欢。”他缓缓地道,“人都是如此的。翩翩,你难道不是么?”

不!

不是!

她爱过容皓的!

她哭着,一笔一划地写下自己的诉求。

她同意离婚。

前提是,他要抚养她的孩子直18周岁。

他要给她每月二十万的赡养费。

他要给她提供住处。

他要……

容若只看了一眼,就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为了自由,他可以牺牲一切!

翩翩泣不成声。

“等孩子生下来了,我们再离婚。”容若把纸巾盒推到她面前,“你可以选择自己带孩子,我替你请保姆,你也可以把孩子交给我来照顾,随你。”

“我不要孩子。”翩翩擦着鼻子。

多可怕的东西。

软软的,嗷嗷待哺的,令人心烦意乱的……

看着容翊那个跑来跑去叽叽喳喳的孩子,她就讨厌得不行!

容若也爽快:“行!那就交给我吧。”

他把协议书收好:“我会请律师公证的。我不打扰你了,你休息吧。”

他起了身,也不再多做逗留,就径直出门而去。

翩翩掩面痛哭了起来。

今后的日子,她该怎么办?

她六神无主着,此刻,她才发现她什么都不会,现在除了哭,她已经无计可施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