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沦为厨娘

手边的电话响了起来,竟然是昨天晚上跟她吵了一架的纳兰容皓。

“沈婉,”他的口气轻松愉快,仿佛昨天晚上翻脸说狠话的人不是他似的,“我这几天刚刚入手了一架游艇,你替我去布置一下,还有,请上几个牌子大一点的明星。”

“是要干什么的?”沈婉拿起笔,准备记下,“大概要招待多少人?”

容皓沉吟了一声:“唔……大概就十来人那样吧。你布置浪漫点,是女孩子毕业庆祝用的。”

沈婉笔尖一顿。

容皓看上了新的女孩子?她点了点头:“好,什么时候要用?”

“这个周末吧。第一次出海,办得好看点。”

“容皓。”她沉声道,“你今天中午等一等我,我有话想跟你说……”

“我没有空。”他很直接地拒绝,“对了,我不是最近要拍闰哥儿的那部宫廷戏吗?剧本我看了,我很喜欢,不过,我想让他在里面给我加一个小角色,你给我约他今晚出来吃饭。你想谈什么,就等吃完再谈吧?”

沈婉只得应了。

她的效率很快,当下,包厢订了,人也约好了。

沈婉当晚就去得很早。

她仔细把要上的菜都筛选了一遍之后,才耐心地在位置上等着。

纳兰和闰哥儿都来了。

剧本,自然是不看的。

吃饭的时候,聊的便是行情,探的就是底。

沈婉帮忙布着菜,替纳兰挡着酒,饭吃了一半,才有第四个人推门进来了。

来者是一个女人,而且是一个很漂亮的女人。

纳兰容皓忙站了起来,难得殷勤地替她拉开椅子:“翩翩,你来了?”

对方矜持地坐了下来,只是微笑着,和对面的闰哥儿点了点头。

沈婉不着痕迹地打量着对方:名师设计的素雅及膝旗袍,修饰得极美的玉手拿着一个精致的小拿包,衣着虽然简单,却把她玲珑有致的身材衬托得浑然天成。这样的女神气质,不是一般娱乐圈的凡脂俗粉能比得上的。

沈婉的视线,慢慢地移到她的脸上。

她不由一愣。

这样的姿色,足够让一个女人都看呆了。

她到底是谁呢?沈婉在脑海里搜索着,怎么她在这一行这么久了,竟然没有印象圈里有这么一个夺目的美女呢?

闰哥儿却一下就认了出来:“啊?是慕容翩翩小姐吗?”他受宠若惊地站了起来,握住了对方的玉手,“幸会幸会。当时我去澳门,都没机会可以见到您,今日一睹芳容,真是三生有幸……”

闰哥儿是写宫廷剧本出身的,说话,也带了几分酸气,听得慕容女神抿唇一笑,他自己也都看呆了。

纳兰容皓若无其事地打断了他的痴望:“今天,我约翩翩来,就是想让你看看她,我不是提过,想让你在剧本里加个角色么?你看看,她适合怎样的角色,你就加什么角色,行不行?”

闰哥儿连连大笑:“那当然好啊。这绝对得是个绝色佳人啊。”

“那这个周末,我替翩翩买的翩翩号就要第一次下水了,也是翩翩大学毕业的毕业礼物,不知道闰哥儿肯不肯赏脸一块过来游船河呢?”

闰哥儿夸张地连连点头:“哎呀,那能被邀请到,真是三生有幸,我去,我肯定去,死了都得去。”

一场酒席,其乐融融。

大家互相试探,也都各得其所了。

只是,面对那桌子吃了小半的菜,翩翩蹙起了好看的柳眉。

“怎么了?”“今晚的菜合胃口吗?”

翩翩薄唇一嘟:“不好吃,不喜欢。”

“那你想吃什么,点吧,我让人撤掉这桌菜。”纳兰一挥手,果然让一旁的侍应生把吃了一小半的菜全给撤了。

翩翩眼睛一转:“可是我想吃的,这里都没有。天天吃这些东西,烦都烦死了。”

纳兰哈哈一笑:“要不,我让人专门给你做?”他看向了沈婉,“我经纪人的爸爸是香港超五星酒店料理的主厨,做菜超级棒,我助理做菜也很有特色,让她给你做?”

“好呀。”翩翩把菜谱一合,“她能做什么,就随便做点上来吧,我不挑。”

沈婉努力地撑起一个笑容:“不知道,翩翩小姐喜欢吃什么样的食材呢?”

“水里游的,天上飞的,地里长的,你随便做呗。”翩翩好看地撑起脑袋,她斜瞟着纳兰,“你的经纪人,不仅长得漂亮,还能做菜,又能替你安排事务,啧,真是一物多用,不错不错。”

纳兰脸上还是笑容可掬:“漂亮?跟你比,远着呢。”他看向沈婉,“拜托了,口味淡一点,翩翩不想吃太咸的。”

沈婉忍住气,她点了点头,给酒店的厨房打了个电话。

她父亲在这行业里算是有点名气的,全港的酒店大大小小都听说过她父亲的名头,加上有纳兰这个靠山,进人家厨房,不成问题。

只是,为什么她就要给那个娃娃音的娇娇女做菜?

就因为对方说都吃腻了厨师的手艺?

临出门前,闰哥儿向她投来了一枚意味深长的眼神。

沈婉的眉一皱。她看向了纳兰。

他正找着话题来跟翩翩聊天,对方则有一搭没一搭地应付着,看起来乏味得紧。

沈婉闪身出了门。

这一顿饭,吃到晚上十点多才算结束。

沈婉被闰哥儿拉上了他的车子。她皱眉回头去看纳兰,他已经打开自己的车门,把翩翩迎上了自己的车子。

“你就别去当电灯泡了。”闰哥儿满脸是笑,“沈婉小姐,你的手艺真不错。”他摸了摸自己腆得高高的肚子,“做的菜又清淡又好吃,简直比那些大厨做得还好。”

沈婉并没有上车,她只是笑着:“过奖过奖,您和纳兰合作,以后我们多的是机会一块吃饭,改天,我做甜品给你吃。”她看了一下手机,故意以对方听得到的音量道,“啧,吃到这么晚,我迟到了。”她抱歉地一笑,“闰哥儿,不用您送我了。我还得赶下场,我让人过来接我。纳兰的工作特别多,广告商一直在跟我催签合约。抱歉,下次,我请你喝茶。”【】(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