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6、招降

两世牵缠,他十分清楚封长情的个性。

封长情本不擅交际,身边能称得上朋友的人不多,但她却是个十分重感情的人,彭天兆从当初岭夏跟着她到如今,已经快七年了,如今却落了个这样的结局,还是被她亲眼看着死在自己面前的。

唐进知道,她的心里,必定是十分的自责。

前世里,菲音常卧病在床,除了自己,也便是身边两个贴身的婢女关系密切些,只是徘徊在危险边缘的人总是封长情自己,如今日这般见她这样,这两世来还是第一次。

唐进慢慢上前,握着她的枪杆。

封长情抬起头看着他。

唐进接过枪,随手一抛丢在了武器架上,然后紧紧抱着她。

前世他失落的时候,菲音总会温温柔柔的说,来抱一抱,心情就会好很多,真的,我不骗你。

封长情是柔顺的。

柔顺的靠在他胸前,甚至柔顺的抬着手,拽住了他腰间的衣服,脸颊轻轻的蹭着他胸前的软甲,“彭天兆死了。”她说。

“是兰成杀的。”

唐进道:“我帮他报仇。”

“嗯。”封长情轻应了一声,就那么靠在唐进的身前,许久,呼吸平稳,唐进甚至以为她是不是睡着了,轻轻一动,却发现她低垂着眼,不见疲累,但根据连大胜的禀报,她已经有五日没好好休息过了。

唐进心疼的紧,“洗个澡,好好睡一觉,嗯?”

封长情从他怀中起身,“好。”

唐进松了口气,立即吩咐人把热水送来,本要盯着封长情睡下,哪知白瑾年传话过来要去大帐议事,唐进只得看着热水抬进去,吩咐抱琴好好照顾封长情。

一入大帐,整个账内气氛凝重。

唐进视线扫过连大胜冷谦及几名武将,再扫过蒋玉伦,最后视线落到了白瑾年的身上,“出什么事了?”

白瑾年沉默着,倒是白瑾年的一旁有人道:“朝廷又派人前来谈和。”

竟然是张文颐。

在一账的武将之中,张文颐这个文官显得没什么存在感,唐进被封长情的事情牵着心思,一进来竟然没发现。

可是话有说回来,上次大长公主派出的诏安使臣,被安定王暗中斩杀,还泼了海陵一盆的污水,这才过了多久,竟然又派时辰前来?

唐进默了默,问:“派的什么人?”

帐中瞬间沉默下去。

唐进开始好奇了,“与我们有关系的……”朝廷能派的人,无非就是那么几个,如今与海陵有关系,而且能让大家露出这幅表情的,只怕是……

蒋玉伦冷冷道:“他们派了外祖前来,还带着张家的嫡出小姐张素素,要嫁给表哥,希望海陵归顺朝廷,一起围剿安定王。”使臣还没到,圣旨已经到了,上面写的十分清楚,还给海陵一众叫得上名号的人都加官进爵,使臣队伍就这两日就到了。

唐进拧眉。

张文颐道:“根据京中最可靠的线报,这次虽派出了张太师,但京中张家的其他人却全部被御林军重病看管,只怕是……一旦和谈不成,我们不能低头,京城张家就会有灭顶之灾。”

张太师是白瑾年和蒋玉伦的外祖,这是赤果果的威胁了。

如果海陵不答应,张家百口性命堪虞,如果海陵答应了,便要立即派兵追剿安定王。

张文颐叹了口气,“虽说如今和安定王的联盟已经名存实亡,但现在,安定王占据鹿野、湘西、淮海三处,已经分得半壁江山,实力雄厚,又有宋家可敌国的财富为后盾,这个节骨眼上,忽然调转矛头去对付安定王实在不是上策……而且,大魏已是气数已尽,除了京城的御林军,再无其他战力——”

蒋玉伦表情难看,“难道要牺牲掉外祖一家数百口的性命吗?”虽说不亲近,没联系过,但也是外祖,如果真的这么被牺牲掉,只怕他娘会砍了他!

张文颐也沉默了。

其实他想说,一将功成万骨枯,想走别人走不通的路,必然要承受别人不必承受的苦,自古君王,哪个不是踩着尸山血海登上皇位的,现在的情况,就不能退让。

但他知道,便是他不说,白瑾年这样的心性,也是懂得这个道理的。

半晌,白瑾年终于开口,“等招降的使臣到了再说。”

其余人便都行了礼退下。

白瑾年叫住唐进,“封姑娘可受伤了?”

“没有。”

“那就好。”白瑾年点点头,道:“我有件事,想吩咐封姑娘前去,不知封姑娘现在的身体——”

唐进眉心动了动,“你想让阿情去接张太师。”

如今在这军营之中,唐进为帅,诸事繁杂,要坐镇营中,不能随意离开,底下的大将,都是各司其职,只有封长情是刚从梅城回来,暂时还没有安排。

虽白瑾年用的是商量的口气,但几乎已是不容拒绝的军令了。

白瑾年道:“我知道你们在京城那段时间,是张太师救护的你们,他很喜欢封姑娘,所以——我才想让封姑娘前去。”

唐进迟疑了一下,“也好。”离开这里,暂且做点别的事情,也能转移一下注意力吧。

*

唐进去到封长情帐篷的时候,封长情并不在里面,问过冯绍辉才知道,封长情亲自带了几个人,去火葬彭天兆了。

封长情一回来,唐进就让冯绍辉和小刺猬跟过去,做了封长情的副将,看护她的安全。

随着士兵的指引,唐进找到了封长情。

她亲自带人打了架子,拿起火把,丢了上去,负手站在火堆的不远处,火光把脸打的亮一片,暗一片。

唐进走上前,“让你休息,怎么不休息?”

“哪能休息的了。”封长情深吸了口气,“刚才你去大帐议事,怎么了?”

“张太师来招降,白世子想让你去接他。”

封长情怔了一下。

唐进便把事情简明扼要的说了,封长情聪慧,利害关系也是一点就透。

“队伍明天就会到,剩下的时间不多了,你听话去休息一会儿,明日天不亮就要出发去接人。”

封长情转过头看着那渐渐熄灭的火光,“嗯。”

只是她又怎么休息的好?

这一晚睡睡醒醒,迷迷糊糊,到了早上天不亮,唐进起身的时候,她立即也起了身,穿衣披甲。

唐进把担忧和心疼隐匿在心底,扶着她:“你别去了,我去。”

封长情却笑了,“别闹了,你现在是元帅,营中一刻也离不开,这种事情还是我去的好,我与张太师也算是认识,而且和素素小姐十分熟悉,这趟去不会有什么事的。”

在海陵时白瑾年分割张家权利,把管着银司的张文庸调去挖煤炼铁,后又将张澜之调走,如今军中是唐进一头独大,可见信任,有道是在其位谋其政,军中主帅不在营中怎么行?

唐进叹了口气,“倒不如以前自在了。”

封长情抱了抱他,“你放心,这事没什么危险,我会一切小心的,接了人,最多三日也该回来了。”那动作带着几分安慰。

唐进想着她心情不好,自己没能安慰她,如今反倒要她来安慰,实在是不该,便很快收敛了身上的负面情绪,笑着把甲胄给她戴好,“去吧。”

连大胜已经点好兵,在门口候着。

封长情翻身上马,从小刺猬手中把梨花枪接过,“出发!”

这一趟出去,她带了整只重甲骑兵。

想当初,她看着廖英和唐进带骑兵,羡慕的不得了,想要自己带,可如今自己真的做了骑兵统帅,心境却早已经变了。

连大胜骑马走的远了些,怕她看到自己就想起彭天兆。

冯绍辉和小刺猬骑马跟在她身边上,虽骑的都是千里良驹,却不知为何总比追风慢半拍的样子,要奋力策马,才能勉强跟上她。

张太师就在常州城外百里处的驿站落脚。

封长情带队飞奔,午后赶到。

一到驿馆,便找到驿丞:“我是海陵军中封长情,前来迎接张太师,劳烦通传。”

那驿丞见她不过是个二十几岁的女子,虽穿戴瞧着有气势,但心底到底是不将她当回事的,哼了一声道:“这大晌午的,太师他们都在睡午觉呢,通传什么?等着!”

一旁小刺猬立即变了脸,“我呸,你什么玩意儿,敢让我家将军等,滚开!”一勒马缰,马蹄就要朝着那驿丞踏过去,却又在关键时刻马蹄落地,堪堪踩在驿丞的脚边上。

驿丞脸色大变,屁滚尿流的进去了。

不一会儿,封长情曾见过的张府老管家走了出来。

封长情下了马,左手为拳,右手为掌,抱拳拱手,“我是封长情,奉命来接太师。”

管事十分客气,“不敢,封姑——将军,请随老奴前来。”

“嗯。”

封长情随着管事一路到了驿馆厢房,张太师正坐在圈椅上喝茶,见她前来,视线不自主的落在她身上打量,“他们叫你来接老夫?”

“是。”

“可知老夫是来做什么的?”

“招降。”

“既知老夫是前来招降,那白瑾年不亲自过来,却还派你前来,哪有半分要降的意思——”那言语之中的不喜,竟然掩藏都懒得。

封长情顿了一下,“我家世子事务繁忙,这才派我前来,具体的事宜,等到了常州营中,见了世子,详谈也不迟,太师请吧。”

张太师倒也没再为难,直接起身往外。

队伍整好之后,很快出发。

封长情骑马走在最前面,因为带着张太师,骑兵自然不能如同早上过来的时候一路狂奔,而是放慢了速度,怕张太师的身子骨禁不住颠簸。

张太师坐在马车里,透过车帘看着外面铁甲森森的骑兵,等视线再落到前面封长情身上的时候,变得十分复杂。

他感叹这么有能耐的将才,居然效忠反贼,心底深处却又叹息,以他张家百余口的性命去要挟一个他多年怠慢的海陵世子……他忠心对待的大魏……是真的气数尽了吧?

一个小兵跑上前去,对封长情低声道:“将军,张小姐叫您。”

封长情对冯绍辉和小刺猬打了个继续前进的手势,骑马往回,到了张素素的马车边上。

张素素的车帘掀开了半边,十分高兴:“小茵!还以为再见不到你了呢,你如今这身装扮真是……好帅气。”

封长情沉默了一下,问道:“最近这段时间你好吗?”

“我很好。”张素素唇角弯弯,已经没了当初寻死的凄迷,只是眼底还带这些彷徨,“他们说,我这次去,是要嫁给……嫁给……海陵的世子……”她知道,那是圣旨。

而她的祖父,一心忠于大魏,无论是什么样的圣旨,他都会遵旨而行,可她实在是……不安的很。

封长情不知怎样安慰她,想了好一会儿,才道:“世子比较开通,你有什么,或许可以直接跟他提,而且,这件事情也不是板上钉钉,还要去常州营中谈过才能知道,好了,你就别担心了。”担心也没有用。

张素素还想与她多说会儿,但见封长情神色有些淡漠,又把话咽了回去。

晚上临近子时,封长情护着张太师终于到了常州府,一路上相安无事。

张太师被暂且安置在总兵衙门,封长情负责防卫。

此时时辰已晚,各自休息。

到了第二日,白瑾年和唐进一早便到了总兵衙门。

总兵衙门的门口,唐进停住脚步,指尖点点封长情眼下的黑眼圈,“又没有好好休息。”

封长情赶紧把他的手拉下,看了看左右的士兵,见大家目不斜视,彩暗松了口气,“我有休息的,倒是你,既然跟了来,怎么不进去?”

唐进笑道:“我进去做什么?我可是威胁过那老头的,那老头啊,记仇的很,让白瑾年一人去应付吧,走,我带你去休息会儿。”

封长情指了指里面,“我还得守着——”

“我带了廖英过来,让他暂且接手。”

“哎!”封长情急忙唤了唐进一声,好歹人廖英现在也是将军,和她品阶不相上下,怎么好意思让他当自己的小弟?

唐进却是已经一把将她拉上马,“快走吧,再不走我就扛你走。”